【原】越來越好


       那段時間,天氣真是不好,嚴重的關節炎折磨得我痛不欲生。那段日子,過得真是支離破碎,整天接二連三地收到朋友的請柬。憑薪水吃飯的我不僅經濟陷入了危機,心情也鬱悶到了極點!張家的老公科長升為局長;王家的孩子研究生畢業又讀了博士;李家的套房不聲不響就換成了復式樓;趙家一夜之間又添了輛豪華新車……每次聚會回來,心情都受到一次沉重的打擊。

  有一天,張斌的母親過壽。聚會時,當服務生把一盤鮮嫩的黃瓜端上桌來,大家都手拿黃瓜的根先把黃瓜頭部塞進嘴里,只有她除外。她把一根黃瓜拿在手中,先是輕輕地折斷,接著手捏著黃瓜的頭部從根部吃起。突然,我又想起了前不久的一件事情,李大姐家的葡萄熟了,邀請大家去品嘗。偶然間我發現,別人面前的葡萄都是越吃越小,獨有她面前的葡萄越吃越大。吃到最後,大家盤中剩下的都是殘渣餘孽,而她面前的葡萄顆顆都是肉汁飽滿、個個都是個頭最大的。那次,我以為她是想把最好的葡萄帶回家給老人和孩子吃,直到現在看見她吃黃瓜,我才發現她與別人的不同來。難道是生活環境使然?

  大家都知道,她的家境實在是不好。上有體弱多病的八十多歲的父母,母親且長年有病臥床不起,下面還有兩個正在讀中學的孩子,自己幾年前還做過甲狀腺手術至今沒還清債務。她下崗後就當上了三輪女,每天起早貪黑,風里來雨里去也只能掙幾個貼補家用的零花錢。全家每個月固定的收入,只有老公千餘元的薪水。想像中,她一定是整天愁眉不展。沒想到每次見到她時,她都是面帶笑容。在生活水平日益提高的今天,大家都爭相吃美味,穿名牌,唯獨她身上總是穿著不合時宜的過時衣服。雖然衣服過時,每次見到她時,她身上的衣服盡管有的已經退了顏色,但總是洗得幹乾淨淨。每當別人在一起議論車子和房子時,她不但不回避,臉上還總是露出坦然的表情,帶著一臉的微笑靜靜地傾聽大家的談論。我知道她和我相比,生活寒酸得要命,所以當我心生煩惱的時候總是想起她。我不知道她為什麼整天會樂呵呵的,我始終找不到她樂呵的理由。

  那天,我終於忍不住問她:「你為什麼要把黃瓜倒過來吃?」她把頭一歪,微笑著反問道:「你不認為這樣吃更好嗎?」見我一臉疑惑,她又接著說:「這樣吃黃瓜會越來越好吃,你的心情也會越來越快樂。」天哪,真是個聰明的女人!

  那一刻,我忽然就想起這樣一句話:「塵世里,草有草的活法,花有花的姿態,一切的生命,都在堅韌而溫暖地活著,我們還要怎樣的好?」是啊,人生活在世上總會或多或少地遇到不如意,甚至有時會陷入逆境之中,如果能換個思維生活,使你在逆境中活出快樂來,豈不更好!


>【原】越來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