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回首

       雞叫了,五更剛過。馮父走了進來,手中攥著錢,塞進了馮母的兜里,馮母登上了看望自己兒子的旅途。

       馮母踉踉蹌蹌地行過數里的山路,終於來到這個「繁華」的集鎮,馮緣生怕他母親來,千方百計的不讓馮母知道他住的地方,馮母只好在接近學校的地方坐著。過了許久,太陽已掛在正空,光遮住她煙熏過的眼睛,在人群中掃見那是「我的兒子,我的兒子馮緣,」她走了過去。站在馮緣的面前。

       同求學的人問:「這是你媽嗎?」

       不,不是。繞過了馮母,說笑的走向住宿點。

       你先走我的東西落在學校了。     

     「你來幹什麼?沒看見不讓你來的嗎?」一手奪過袋子,「你走吧,快走!」

       里面是幾件禦寒的衣物。

      「爸,你來了,」馮緣問道。一巴掌使勁的煽在馮緣的臉上,臉漲得通紅,不等馮緣哭訴,一把拽上三輪車,到醫院門口,馮父又將其拽下在馮緣的臉上揮了一巴掌,牢牢的擰緊衣扣,強拉進醫院,馮緣哭吼道:「你這瘋子,我要上法院告你」。我要向法院告你……       馮父用另一只手堵住了馮緣的嘴,拉進了馮母的病房。

       「孩子」,馮母叫到,「過來,陪媽坐會。」馮緣感到絲絲的不安,腳步緩挪到病床跟前。        媽,你怎麼呢?媽生病了,休息一會就好了。

       爸,我媽?       肝硬化末期,由於身體的極度疲勞,加快其生命凋零的進程。       馮緣坐到醫院門口的台階上,望著醫院門口落葉的樹,醫院如同往常一樣寧靜,總有一股死神寒氣逼近,他知道他的母親將不久於人世,多年人世淒苦的她最終要去了,想起在今天中午那個穿破衣服的那個女人。整個一家都沉浸在夜中。

       孩子他媽,你知道嗎?你把孩子慣壞了。

       沒事,這孩子命苦,慣點好讓他感覺有人間溫情,才不至於變壞嗎?       的確是生怕孩子誤入歧途,導演一場場社會悲劇,這些人用自己的行為導演一場自我的悲劇,挽回社會的友善和祥和。       「孩子,你來。」到媽媽這兒來,媽媽說幾句話,「不要恨你的哥哥,你哥人很好,學習又好,是你爸和我的驕傲,忘卻你對他的不良印象,和哥哥友好相處。媽困了想睡會,睡醒給你講故事。你走吧,媽媽要休息了」。       小孩流著淚走出門口,夠著帶上了門,癱倒在門口。       馮父與馮緣趕到,馮緣問:「媽呢?」孩子不語,推開房門望見那個勞苦一生的母親停止了呼吸……       小孩闖入,媽,媽,你不是說要給我講故事嗎?我想聽你講故事,媽,你醒醒……

>【原】回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