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安娜貝爾3」,這部日本恐怖片,才是年度最佳!

摘要:秀樹並不理解惡魔為什麼會找上他這樣一個普通勤勉的人,而同事和妻子香奈對他的認知,便已讓這個答案昭然若揭,。最後,這個家庭里邊唯一的幸存者,女兒,卻是惡魔一開始選中的人,。

能稱之為當代恐怖大師的,溫子仁肯定是其中之一,

近期網上瘋傳的「安娜貝爾」系列第三部,不知道大家都看了沒有,

故事的背景,發生在驅魔名人艾德與羅琳華倫這對惡魔學巫術顧問夫婦的家中。

不過從目前各大評分網站上的口碑反饋來看,

「安娜貝爾3」算不得出彩,評價兩極分化,甚至還被稱之系列最差,

但不得不說,對「招魂宇宙」粉絲來說,它也是必追、必看的作品。

而相比「安娜貝爾3」,近期的一部日本恐怖片,或許稱得上年度最佳,

妻夫木聰、黑木華、小松菜奈、松隆子共同出演的《來了》,2018年年底上映,目前互聯網上已經「現身」。

該片在豆瓣上獲得了6.9分,好於80%的恐怖片。

該片的導演中島哲也,和別的擅長類型化導演有些不同,他擅長於各種類型,

無論是《被嫌棄的松子》這種社會導向,還是《下妻物語》這種人文導向,

亦或是《告白》這種懸疑推理導向,又或者是剛上映的《來了》這種典型恐怖片,

中島哲也都了然於心。

而妻夫木聰和黑木華,這兩位也是時常被人稱為溫暖、親切的演員,

在《來了》里,二人扮演了一對新婚夫妻,

丈夫秀樹是企業社員,在秀樹的世界觀里,他合群有趣,朋友眾多,家庭生活和諧,

在女兒出生後,他一直在盡心承擔父親的責任,並且在父親圈里他也是神一樣的存在,大家紛紛效仿他的育兒理念。

而真實的情況是,在同事眼里,他這個人虛偽無趣,很招人厭,

在妻子眼里,他總是在博客上炫耀自己對女兒的愛,卻從來不動一根手指頭照顧女兒,

甚至於女兒流血倒地,他也置之不理。

秀樹是惡魔找上的第一個人,

秀樹並不理解惡魔為什麼會找上他這樣一個普通勤勉的人,而同事和妻子香奈對他的認知,便已讓這個答案昭然若揭,

秀樹是一個習慣撒謊和扮演的人,他用謊言織起一個美好的網,而他身邊的人都被這個網弄得身心疲憊。

下屬控訴他的虛偽,妻子因為他的漠視而情緒崩潰,

惡魔偽裝成驅邪師哄騙秀樹的一場,詭異又驚艷,在虛虛實實中穿梭的秀樹也分不清魔鬼和活人之間的區別,

被蒙騙,然後被殘害。

在秀樹死後,妻子香奈成了惡魔的下一個目標,

香奈和秀樹的熱情開朗不同,因為出生在一個單親家庭,母親生活糜爛,香奈一直很自卑,對家庭關係很疏離。

和秀樹結婚後,原本以為可以脫離母親生活陰影的香奈,卻漸漸活成了母親的樣子,

喪偶式育兒,丈夫冷漠無情,都讓香奈瀕臨崩潰,

和丈夫生前好友的出軌,讓香奈獲得了一絲喘息,也將她拉入了魔鬼的圈套。

她沉迷於討好男人,實踐著母親那句:

「女孩子就要隨時漂漂亮亮的。」

疲於奔命,終日周旋於女兒和工作之間,讓她對做一個母親的信念瓦解,她甚至對真樹說出了:

「如果你喜歡我女兒,我就把她送給你。」

最終,香奈的放縱和無力承擔,也讓她被惡魔選中。

最後,這個家庭里邊唯一的幸存者,女兒,卻是惡魔一開始選中的人,

惡魔與她融合,從而奪去了香奈和秀樹的生命,

而女兒被侵蝕的原因,就在於真空的家庭氛圍,父親的不管不顧只顧維持虛假的表面親情,母親日夜操勞,情緒崩潰。

女兒沒有朋友,也得不到父母的關心,

她雖然每天都和父母生活在一起,卻早已被他們遺棄,她只是父親博客里用來炫耀的乖巧女兒,只是母親用來排解憤怒的工具,

孤獨的她與惡魔做了朋友,惡魔用它的方式替她發泄了憤怒和不滿。

除了被惡魔攻擊的這家人,驅魔人一脈也並不輕鬆,

與惡魔打交道就會被它挖掘出最隱秘的往事,真晴的不育和野崎多年讓女友打掉孩子,都成了他們無法克服的夢靨。

《來了》從完成度上區別於我們常看到那種「jump scare」式驚悚片,

它把惡魔這個意向和人類情感脆弱的一面做連接,

人的虛偽,倦怠,悔恨,放縱,孤獨都會被惡魔所利用,在對惡魔的展現上,

極具現代感的畫面設計,也讓《來了》有了現代社會環境映射的意味。

《來了》花了大量篇幅,來講述秀樹和香奈從結婚到生子這樣一個過程,

期間從秀樹和香奈的不同角度來看待婚姻,

一直自鳴得意的秀樹和已對丈夫失望的香奈處在同一段婚姻關係里,

兩人的衝突既已無法調和,又深藏其中慢慢腐爛 。

《來了》中所出現的幾組情感關係,正是現代人常常拘泥於此的,

秀樹人前人後的兩面,卻不自知,甚至連自己死了都沒有意識到,

而另一方面,秀樹又是真心愛著女兒和妻子的,他的愛是假想的愛,

在他的博客中,他和女兒妻子生活很和諧,刻意忽視了妻子的掙扎和艱難,在妻子對他不滿後,他甚至會用妻子的身世攻擊。

而妻子香奈,婚前被母親的生活困擾,婚後又一直被丈夫牢牢控制,

是一個如人偶般活著的存在,香奈當逼到角落,唯一可宣泄的方式就是朝女兒發脾氣,

極度崩潰時,甚至會把家里弄得亂七八糟,謊稱是惡魔所做的。

香奈在生活中的這種無力和桎梏,讓她用婚外情和冷落女兒來排解,

但香奈也無時無刻不在盡心做一個好母親,周旋於時常在幼兒園惹事生非的女兒和繁忙的工作間,

丈夫死後,沒有婆婆或者母親的幫助,獨自育兒。

婚後,男女常常會出現的狀態,《來了》都用惡魔這個形象來強化。

除了對惡魔具象化的設定,驅魔人這一邊在驅魔儀式上現代感也十足,

導演中島哲也請來了日本各路有名的驅魔師,共同主持儀式,從而使得最後一場的驅魔儀式詭譎華麗,

驅魔電影發展至今已經成了一個獨立的分支,極致的色彩美學,華麗的構圖,充滿衝擊性的暴斃場面,都在《來了》中發揮到極致。

從突破的角度來看,《來了》是今年日本最有新意的恐怖片,

《來了》咋驚嚇部分並沒有太多,反而是對情緒的渲染節節攀升,

一個幸福的三口之家是如何從最初的溫馨一步步走向毀滅的。

影片前一小時用了充足的鋪墊家庭中的種種細節,

丈夫帶妻子初次回老家,家人的殷勤,而後半段丈夫家人在他死後的冷漠;

丈夫婚前對妻子的百般呵護和理解到婚後就變成了互相指摘的籌碼,

丈夫在博客中的各種粉飾對應生活中妻子手慌腳亂,而丈夫扔下哭鬧不止的孩童只顧興奮地編輯博客內容。

種種對應,讓家庭中的裂縫慢慢擴大,直到一發不可收拾,那就成了惡魔到來的時刻,

《來了》讓社會現狀和驅魔這個題材做了完美的融合,是今年不可多得的恐怖佳片。

>相比「安娜貝爾3」,這部日本恐怖片,才是年度最佳!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