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殺10人隱匿31年,美連環殺手BTK本可逃亡,終因挑釁警方落網

摘要:《心靈獵人》也並不走過去傳統殺人破案的套路,而是獨辟蹊徑,講述FBI探員如何研究殺手心理,去發現犯罪動機的過程。探員(側寫師)的工作難點,就在於如何攻破謀殺犯的心防,用聊天打開對方的心靈,去探知對方內心最深處的想法,發現他們的犯罪動機。

2017年,一部神劇橫空出世,開創了美劇新紀元——

大衛·芬奇的《心靈獵人》。

至今IMDB評分8.5,豆瓣8.9,爛番茄新鮮度97%。

導演大衛芬奇,作品《搏擊俱樂部》、《七宗罪》、《社交網路》。

考究的構圖、冷峻的色調、凌厲的剪輯,讓這部美劇有著電影般的質感。

《心靈獵人》也並不走過去傳統殺人破案的套路,而是獨辟蹊徑,講述FBI探員如何研究殺手心理,去發現犯罪動機的過程。

研究殺人犯的心理動機,成了一門科學,到最後成為了一門藝術。

但研究越深,越容易被黑暗吞噬。

越投入,越能體會犯罪者的心理,但最後,破案者也逐漸走向了心理崩潰…..

按大衛芬奇的性格,往往從一開始就會告訴你,誰是兇手。

但兇手到底為什麼這麼做,就需要你自己去找,去追劇,去自己體驗破案的樂趣。

這次第二季也夠大方,九集一次性全放出,夠各位追起了….

心靈獵人(第二季)

Mindhunter Season 2 (2019)

美國,上世紀70年代,堪薩斯州威奇托市。

這里本來是個安靜祥和的小城市,卻出現了一個極度兇殘的連環殺手。

這個殺手手法殘忍,每次作案從不留任何活口,只留下一個名字,「BTK」。

「BTK」是殺手給自己取的代號,由三個英文單詞「捆綁、折磨、殺死」的開頭字母組成。

1974年1月15日,15歲的查理奧特羅下午放學後回家,等待他的是一場幾乎滅門的慘劇:

38歲的父親、34歲的母親、9歲的弟弟全被捆綁著死在了房間里。

在樓下的地下室里,查理11歲的妹妹,約瑟芬奧特羅被人用繩子勒住脖子,吊在下水管上,窒息而死。

約瑟芬的下身赤裸著,嘴巴被堵住。警方在現場沒有獲得有價值的線索,甚至不能證明對方是破門而入,甚至也沒有發生打鬥的痕跡。

兇殺案發生9個月後,當地一家報紙收到一個匿名電話,兇手還提供了一封信件。

信中描述了對約瑟夫奧特羅一家被謀殺的很多細節,並表示還有更多受害者。兇手同時宣稱,自己已經「選好了下一個目標」。

此後的1974年-1991年間,兇手又犯下多起起命案,作案手法與奧特羅謀殺案如出一轍:受害者被捆綁,勒頸致死,警方只獲取了兇手留下的體液DNA。

遇害者共有10人,年齡從9歲到65歲,除2名男性外,其餘都是女性。

被害人從11歲到62歲都有,最令人吃驚的是,兇手每次作案的手段和方式幾乎都從未變過。

殺人一般是先選定一名受害者,接著將她家外面的電話線切斷,然後才破門而入;他的受害者大多是先被五花大綁,再被狠狠拷打,最後才被扼住脖子窒息而死。

有時,BTK控制被害人行動之後,他還會先折磨、勒昏被害人,等他們蘇醒後又再繼續,最後將他們勒死,有時甚至是慢慢勒死。

BTK作案手段殘忍,且極度自負。

他似乎特別熱衷於和警方交流,通過電話、信件、媒體等方式,與警方保持著持續溝通,通過這種方式似乎滿足了他自負的心理快感。

雖然殺手因此留下了大量證據,卻因為各種原因不了了之。

因為隨後十幾年期間風平浪靜,當地未發生類似案件,多數人認為BTK已經不在人世,這個殺人惡魔也許早已被老天收了。

2004年3月,距離第一具屍體發現正好30年。

當地電視台收到一封署名殺手比爾的郵包,紙箱上用紙條貼著「BTK的故事」,里面有1986年遇害人的照片和駕照。

這些信息只有BTK知道,看來,這個殺人犯還一直活著。

當地警方對「明目張膽」自殺式的舉報信息,依然毫無頭緒。

但警方終於學聰明了,利用BTK愛炫耀的特點公開散布信息,這些證據還不足以確認案子就是BTK乾的。

BTK被激怒了,一口氣放出「豪華」證據大禮包——信件、照片、軟盤、明信片。

通過軟盤分析(還是在微軟公司幫助下),警方終於找到了兇手,丹尼斯·雷德。

60歲的丹尼斯,市政工人,即將退休。

樣貌尋常,性格和善,人緣還不錯。

拿到證據後,警察馬上拘留了他,經過現場留下的DNA比對,證明兇手就是丹尼斯。

可是丹尼斯居然一點也不吃驚,還似乎早就期待這樣的結果了。

他說,1974年他就將作案過程寫在一張紙上,夾在市圖書館的一本工程書籍里,這個紙條直到他被捕也沒有被發現。

1978年他作案後曾寄給電視台一封信,請他們相信這里真的有一個厲害的連環殺手,所有案件都是他一個人乾的。

但電視台根本不相信,以為這是天大的一個惡作劇。

被抓之後的丹尼斯開心笑了,「現在你們終於相信我了」。

為什麼要介紹丹尼斯·雷德這麼多?

因為他是大衛芬奇的「最愛」——

《心靈獵人》第一季每一集片頭出現的神秘殺手,就是丹尼斯·雷德。

這次大衛芬奇又在一開頭就放出了答案,第二季的反派主角就是這位窮兇極惡的連環殺手丹尼斯·雷德。

丹尼斯作案喜歡帶面具,在第二季里也傳神還原。

兇手定了,那誰來破案?怎麼破案?

這事,要從第一季說起。

霍頓(喬納森·格羅夫 飾)和比爾(霍特·麥克卡蘭尼 飾),是FBI的知名談判專家。

他們的生活很平常,開開會,講講課,看看資料,一天渾水摸魚就過去了。

但這兩位偏偏不願意混日子,他們想搞大事情,破大案。

上世紀那個時代發生了很多駭人聽聞的案件,囿於當時的刑偵手段遲遲無法破案,變成了懸案。

比如兩年殺死6人的山姆之子,90分鐘內射殺10餘人的查爾斯·懷特曼,指使教徒謀殺導演羅曼·波蘭斯基妻子等4人的查爾斯·曼森……

這些案子往往曠時日久,而且即使查到了兇手,都會變成娛樂新聞,眾人對案件本身的興趣,遠遠超過了謀殺犯作案的原因。

兇手為什麼作案?動機?找不到。

這片領域,完全空白,無人探索。

於是,霍頓和比爾走訪了美國臭名昭著的重刑監獄,去跟那些窮兇極惡的謀殺犯們見面。

他們的工作方式,就是與各類謀殺犯聊天,各種尬聊。

一開始,他們經常一無所獲,因為大多數謀殺犯們都不配合,更不會袒露自己的想法。

當然,極少數謀殺犯會炫耀自己犯下的罪行,十分樂意講出故事。

雖然大部分謀殺犯不合作,但霍頓和比爾並不放棄,他們相出各種辦法去深入了解謀殺犯們的內心。

霍頓和比爾帶著錄音機進監獄,與當時最有名的連環殺人們聊天。

比如「女學生殺手」 埃德蒙·肯珀、「衛校殺手」理查德·斯派克、「紀念品之王」傑羅姆·布魯多斯。

他們發現,罪犯的變態行為往往起因於童年陰影、創傷,或者一次終生難忘的傷害。

這些經歷,謀殺犯們往往不會講,只能由探員(犯罪側寫師)去主動發掘、旁敲側擊。

或者,探員把自己陷入同樣的處境,去探知當事人的真實想法,再跟謀殺犯們聊天確認自己的推測,從而獲得正確的答案。

這種方法,如同火中取栗,獲知罪犯的真實想法,也等於讓自己在犯罪里或者犯罪邊緣煎熬一次。

去探知發現真相的霍頓,已經處於奔潰的邊緣。正如尼采說:當你在凝視深淵的時候,深淵也正在凝視著你。

《心靈獵手》也與大部分美劇不同,它沒有跌宕起伏的故事情節,或者扣人心弦的懸疑故事,

這是一部相當「枯燥無味」的美劇,全劇大部分時間,都是在聊天,或者是在分析聊天的內容。

探員(側寫師)的工作難點,就在於如何攻破謀殺犯的心防,用聊天打開對方的心靈,去探知對方內心最深處的想法,發現他們的犯罪動機。

然後按行為邏輯推理,總結出相關規律,去發現某類犯罪群體的共性。

發現兇手,或者,預防犯罪。這就是《心靈獵人》最精彩的地方。

第二季,兩位探員如何通過心理分析和追蹤,找到連環殺手BTK,將是本季的最大的看點。

《心靈獵人》第一季在豆瓣上的評分開始時高達9.2分,然後下降到8.6,現在又回到了8.9分。

也許大部分人帶著期望而來,發現它相當無聊,於是就給了低分,但靜下心來一看,這「依然」還是一部超然的神劇。

如果你帶著耐心追劇,靜下心,跟著大衛芬奇的鏡頭去探知那片未知的心靈之地,你必將收獲良多。

>殘殺10人隱匿31年,美連環殺手BTK本可逃亡,終因挑釁警方落網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