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未成年人成長的不應是「網路主播」

央視網消息最近,有媒體報導深圳一名11歲的女童洋洋,從去年11月到今年4月,前前後後給網路主播打賞了將近200萬元,直到一張信用卡被刷爆,銀行打來電話,家里人才發現。

未成年人巨額打賞主播的新聞這幾年經常出現,以「打賞主播」為關鍵詞搜尋,近些日子就有不少。

一些成年人上網觀看直播都難免為主播「傾其所有」,更不要說未成年人,他們往往缺乏金錢意識和防范意識,加上心智不成熟,很容易被社會上一些閒雜人士誘惑和欺騙。面對這種現象,加強對於網路平台的監管是一方面,同時家長也應該做好對孩子的日常監護和陪伴。

有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12月,網路直播用戶規模達3.97億,較2017年底減少2533萬,用戶使用率為47.9%,較2017年底下降6.8個百分點。盡管數據有所下降,網路直播市場仍然擁有大量的用戶。網路主播和觀看者都是網路直播平台的用戶,同時受到法律法規和平台自身公約與用戶協議的約束。

報導中稱,洋洋的父母準備起訴該網路平台,原因在於「這個直播平台對於用戶註冊和消費並沒有任何審核機制,可以通過很多方式隨意註冊消費」。直播平台的監管是目前市場治理的重點所在,直播平台缺乏有效的監管,一味地追求商業利益,內容低俗,主播素質低下,等等這些都應該納入治理的范疇之內。

未成年人這一群體的特殊性也應該得到足夠的重視,單單是治理直播平台,難以保證網路上的其他誘惑不會給未成年人帶來影響。

洋洋的母親在接到銀行的電話時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而11歲的孩子就知道多張金融卡的密碼,且可以隨意消費,這就不可避免地需要談到家長對孩子的日常監護和教育問題。

在洋洋的口中,這些主播有的是哥哥,有的是姐姐,更離奇的是還有一個被洋洋稱為「女兒」,這名主播也稱她為「媽媽」。這些荒謬的哄騙手段,容易讓缺乏足夠警惕和防范意識的未成年人上當受騙。對於這些網路不良文化,監護人應該做好日常監護和教育,不能等到問題發生了才意識到嚴重性。

一方面應該樹立起未成年人正確的金錢意識,即使是家境優越的孩子,也應該讓其明白金錢來之不易,盡早樹立起他們對於財富的正確看法,即使給他們一定的消費額度,也應該是在家長的指導和管理下進行下。

另一方面也要豐富未成年人的業餘生活,合理利用互聯網增長知識和開闊視野,家長應該增強未成年人辨別是非的能力,提高審美意識和情趣。未成年人的成長離不開家人的陪伴,他們的世界並不複雜。試想,當未成年人有了自己正常的興趣和愛好、人生目標,有家人陪伴左右,自然,他們「打賞」網路主播的幾率也就會大大降低。(文/沈勁松)


近期文章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