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信用評分有用嗎?

摘要:芝麻信用分並沒有被用於幫助消費者獲取信貸,批評人士也越來越質疑芝麻信用能否被用來準確評估個人行為。

螞蟻金服(Ant Financial)在2015年1月推出其信用評分系統芝麻信用(Sesame Credit)時表示,這款數據驅動的產品將使得中國各地數以百萬計的消費者更容易獲得信貸,讓個人獲得從抵押貸款、手機合約到汽車貸款等各種服務。

但近4年過去了,中國科技巨頭阿里巴巴(Alibaba)關聯企業螞蟻金服從未將芝麻信用用於貸款發放決策,批評人士也越來越質疑芝麻信用能否被用來準確評估個人行為。

芝麻信用是移動支付應用支付寶(Alipay)的一個可選功能,它依托著全球最大規模的非傳統評級數據庫。它綜合分析數百個來源的詳細數據(從在阿里巴巴旗下淘寶網(Taobao)的購物到地鐵費),得到每個用戶的信用分值,稱為「芝麻分」。

但螞蟻金服的一名員工承認,「大數據」與「強數據」之間有區別,大數據並不總是能夠為預測行為提供最相關的信息,而分析師表示,判斷某人未來是否會貸款違約的最佳預測指標通常是他之前償還貸款的歷史,而不是他歸還一輛租來的汽車的幾率。

安永(EY)亞太金融科技分析師詹姆斯•勞埃德(James Lloyd)表示:「銀行業務和交易數據對預測性信用評分仍然是根本依據。」

智庫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研究員馬丁•霍熱恩帕(Martin Chorzempa)對此表示讚同,稱信用度是「非常因具體場景而異的」。

他說:「偷稅漏稅的人可能總會償還貸款,違反交規的人可能不會違反其他規則。因此,我不認為存在某種可靠的總體信用概念。」

————

芝麻信用怎麼評分:芝麻分與「芝麻粒」

1. 楊緣的芝麻分是692,也就是「優秀」。評分範圍從350到950。

2. 楊緣有一粒「芝麻粒」(通過使用支付寶的信用服務獲得),還要完成8個守約任務才能獲得一次獎勵。

3. 楊緣的交易記錄顯示,今年她完成了對公共交通提供商和共享單車應用ofo的守約。

————

批評者還質疑芝麻信用是如何從數以千計的數據點得出一個分數的,他們表示,要想讓這個分數有意義,數百種不同行為(從破壞酒店房間到偷拿手機充電器)之間必須存在很強的相關性。

北京大學(Peking University)金融智能研究中心研究員劉新海表示:「用一個分數解決所有問題,這個負擔太大了。」

「調整我們的重點」

從2015年到2017年,芝麻信用為其他金融科技公司提供信用評級服務,包括中國最大在線貸款平台之一趣店(Qudian)。

但他們的宏偉抱負去年被打斷了,中國政府打擊高利率貸款機構,清理了他們的很多客戶。隨後在今年早些時候,中國央行不再允許各公司單獨開展個人徵信業務,並且要求所有個人徵信由一個名為百行徵信(Baihang)的新的公共機構提供——實際上完全結束了芝麻信用的信用評級業務。

芝麻信用前任首席數據科學家、現在是支付寶高級算法專家的趙星表示:「我們正在調整我們的重點。」

芝麻信用的業務現在依賴於與數百家其他公司的合作。當一家公司加入芝麻平台時,它會向芝麻提供一些用戶數據,這有助於芝麻進行評分。反過來,芝麻幫助這些公司判斷不同用戶有多大可能性違反合同。

這些公司經常為芝麻評分高的用戶提供優惠,比如免押金租賃雨傘、自行車甚至公寓。螞蟻金服將在支付寶移動支付應用上定期推廣這些折扣。

但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研究該公司的博士生莎澤塔•艾哈邁德(Shazeda Ahmed)表示,在很多情況下,人們不知道芝麻分不能用來貸款——這讓人質疑芝麻信用是否「誘導人們放棄數據用於與評分無關的用途」。

她補充說:「當用戶在社交媒體上談論芝麻信用時,總是關於如何提高他們的分數的,貸款是一個非常大的吸引力。」

————

高芝麻分用戶的福利

1. 擁有高芝麻分的用戶可以免押金租用裝備前線(zFrontier)等零售商的數位設備。裝備前線提供電子競技設備。

2. 擁有高芝麻分的用戶也可以免押金使用出行服務,包括安飛士(Avis)和其他公司的汽車租賃服務。

————

分析師將芝麻平台比作光榮的忠誠卡,獎勵用戶購買阿里巴巴及其合作夥伴的產品,但不是預測行為。

北京邁博瑞咨詢(Marbridge Consulting)的董事總經理馬克•納特金(Mark Natkin)表示:「芝麻信用不應被視為信用評分。它似乎是基於大量變量,這些變量更重要的作用是作為你在阿里巴巴不同平台上的活動的指標,可以說實際上並不是決定信用度的最重要的因素。」

但是,螞蟻金服為這個系統進行了辯護,趙星堅稱通過監測用戶,芝麻信用激勵人們變得更可靠。

「打造誠信社會」

芝麻信用經常被與中國政府利用大數據評估公民的信用度、從而建立「社會信用」體系的雄心壯志聯繫在一起。然而,嚴格講它們是不同的計劃,盡管這兩者經常被混為一談——芝麻信用過去常常標榜自己在打造誠信社會,現在也經常受到官方媒體的讚揚,稱其奠定社會信用體系的基石。

盡管如此,芝麻信用是與國家發改委共享數據的幾家科技公司之一。發改委是負責建設社會信用體系的「中央計劃機構」,該體系目前正在數十個地方進行試點。

上海附近的蘇州市的市政府也表示,自2016年以來,一直在籌建一種名為「桂花分」的評分系統,並讓螞蟻金服參與了早期階段。一位與螞蟻金服關係密切的消息人士否認螞蟻金服與該計劃有任何關聯。

與其他試點項目一樣,蘇州的這項方案可能會對那些被認為「正面」的公民行為實施獎勵。就像芝麻信用一樣,該方案將利用多個維度的數據來創建分數。然而,與芝麻信用不同的是,它包括四個分值:一個基本條件分值,加上一個「能力」分值,一個「資產狀況」分值以及一個「品德」分值。

但中國海洋大學(Ocean University of China)法學教授戴昕警告稱,像芝麻信用這樣的方案不太可能預測出個人未來的行為。

「就像芝麻信用分值一樣,很難設計出在不同情境下具有預測能力的可能的社會信用評分,」他說。「抄襲的學生也會欺詐嗎?沒有償還債務的公司也會在建築合同上出爾反爾嗎?這一切都需要實證檢驗,而我們還沒有看到這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