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瑩穎屍體痕跡被找到?法官新裁決來了!

導讀

最近,「章瑩穎DNA和血液在嫌疑人寓所被發現」的消息引發關注!DNA和血液等檢測結果能否作為呈堂證供呢?又有新消息了!

法官裁決章瑩穎案DNA及血液可作證據

據中新社報導,11日,美國伊利諾伊州中部聯邦地區法院首席法官詹姆斯·沙迪德就章瑩穎案作出一項裁決,駁回嫌疑人克里斯滕森的辯方律師團隊此前提出的一項動議,允許嫌疑人寓所取得的DNA和血液等檢測結果作為呈堂證供

伊州香檳地區媒體「新聞公報」消息,法官沙迪德當日在聽取了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實驗室調查人員如何對DNA和血液進行檢測、比對後,確認檢驗結果符合法庭接受證據的條件,駁回辯方律師於2018年8月提出的動議。

據美聯社報導,這份動議要求法官排除在嫌犯公寓內搜集的血跡、DNA和血清等證據。動議文件顯示,執法人員在克里斯滕森位於香檳市的公寓內發現了一些血跡、血清、DNA、手印等證據,其中,部分血跡和DNA的檢測結果顯示屬於受害者章瑩穎。

對於法官當日的裁決,為章瑩穎家屬提供法律援助的華人律師王志東表示,這些證據的重要性在於,將與其他證據相配合,形成較為完整的證據鏈。

屍體痕跡也被找到了?律師卻說…

此前有媒體報導稱,美國檢方在最新的文件中披露,檢方在嫌犯公寓中,還發現手印狀血跡及探測到屍體痕跡。

對此,2月9日,王志東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這些並非「最新證據」,而是采集於2017年,且血手印、屍體等描述不準確

王志東解釋,嫌犯被捕後,在很短的時間內相關部門采集到了這些證據。「現在被誤認為是‘新證據’,實際上是因在檢方日前向法庭遞交的一份文件當中,再次披露了這些證據」。

檢方日前向法庭提交的文件,實際上是回應辯方律師團隊在去年8月向法庭提交的一份動議。「該動議要求排查在嫌犯公寓內搜集的血跡、DNA和血清等證據」。

王志東律師指出,在檢辯雙方的文件中提到血跡(包括形狀、大小、位置)、血清、DNA、手印等,但並沒有明確提到有「血手印」這一細節

警方在偵查過程當中使用了警犬,所以在向法庭遞交的文件當中講到警犬在嫌犯公寓廁所內嗅到人體的氣味。文件當中對應‘人體’一詞的英文單詞是‘Body’。部分中文報導把‘人體’翻譯成‘屍體’,是不準確的。‘Body’在特定情況下可能翻譯成屍體,但在此處完全不恰當。」王志東律師補充道。

此前風波:被告欲排除關鍵證據

據海外網報導,章瑩穎在美國遭綁架致死案全案將於4月2日起進行審理,但此前,被告團隊對一些關鍵證據提出質疑,欲排除關鍵證據。

章瑩穎於2017年4月前往伊利諾伊大學厄巴納——尚佩恩分校學習,同年6月9日在搭乘一輛黑色轎車後失蹤。美國聯邦調查局於同年6月30日逮捕了嫌疑人克里斯滕森,並指控他涉嫌綁架和殺害章瑩穎。章瑩穎至今下落不明。

綜合美國伊利諾伊當地媒體及美國中文網報導,在章瑩穎被綁架當天,當時也在伊利諾伊大學香檳分校學習的霍根稱,自己遇到一名駕駛黑色轎車的男子,對方試圖誘拐她上車。霍根在1月18日出庭作證時表示,自己在章瑩穎案曝出幾天後,在警方的嫌犯照片中看到了克里斯滕森,隨即反應過來並感到「震驚」。霍根還提到,她在前往警局辨認嫌犯時,還擔心自己會認錯連累無辜,但當翻到6張照片中的第3張時,她確信這就是接近自己的人,「我當時反應十分強烈,我很確定」。

不過,在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探員反復詢問她是否確定後,霍根又開始猶豫。但最後還是告訴探員,自己有60%的把握確定,企圖騙自己上車的就是第3張照片中的人。但當時無論是FBI的探員還是霍根都不知道照片中的男子就是克里斯滕森。幾周後,克里斯滕森被捕並被指控綁架了章瑩穎,還向FBI特工撒謊稱,自己經過幾個街區後就讓章瑩穎下車了。

如果克里斯滕森在4月的審判中被定罪,他將面臨死刑。但在審判前,其律師塔瑟夫卻試圖將有關照片指認的證詞和證據排除在審理外。塔瑟夫稱霍根、當時在指認現場的FBI探員特納、以及負責監督指認的前探員傑格證詞不一致,認為3人在霍根花了多久看照片、每張照片看了多少次、怎麼看照片等方面說法不同。不過檢方表示,FBI探員並沒有以任何方式誘導或暗示霍根指認其中某張照片,探員也稱由於並不清楚照片里的人正是隨後被捕的克里斯滕森,因此絕不可能提前做出安排。

此外,被告律師也就霍根對接近自己男子的描述提出質疑,認為她的描述模糊,無法與克里斯滕森扯上關係。但檢方對此提出反駁,認為霍根對嫌犯車輛、著裝及作案方式(謊稱自己是臥底警察)的描述,都與克里斯滕森相似。檢方此前表示有線人告訴調查人員,克里斯滕森曾稱自己通過假冒臥底警察騙章瑩穎上車。

此外克里斯滕森在2018年接受了精神鑒定,其律師要求結果不對外公開。

來源|中國青年報(ID:zqbcyol 整理:張力友)綜合自中新社、北京青年報(張雅)、海外網 (張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