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鄉記:高鐵開到了家門口

  如果唐代大詩人李白還活著,他一定會感嘆:劍閣依舊崔嵬,蜀道卻不再難了!今年春節,我從北京西站乘坐高鐵回到家鄉四川省劍閣縣,全程只用了不到8個小時。而在此前求學和工作的多年,即使是乘坐速度最快的「T」字頭列車回家,也會耗時約一天一夜。

眾所周知,交通條件的發展優化,對於一個地區的經濟發展和民生改善,意義十分重大。從這個角度來觀察,高鐵劍門關站的修建和經營,可以算是最近幾年家鄉最大的變化了。

2017年12月,西成客專(西安—成都高速鐵路)劍門關站正式開通經營。從那時候開始,大山里每一天都有許多「銀蛇」的身影來回穿梭。對於出門辦事遊玩的旅客來說,不用再被火車帶著跨越秦嶺大山中一個接一個的隧道和山洞;也不再為手機信號的時有時無而苦惱窩火;就連「過嘴癮」也省事多了,「早上吃泡饃,下午、晚上吃火鍋」,真正從期盼變成了現實。

在回家的幾天時間里,有一個細節讓我感觸頗深:有鄉親告訴我,劍門關站最初通車的那段時間,不少父老鄉親都專門坐車或開車趕到高鐵站外,遠遠地拿著手機、相機等各式設備,記錄下高鐵穿梭和停靠的瞬間。我想,大家之所以這麼做,不只是單純好奇高鐵究竟「長什麼樣」,而是心中有對於家鄉發展更快更好的難以掩飾的激動和期待。

如今的劍門關站,站房總建築面積約3500平方米,其中候車廳就有1193平方米,站場設2台4線,每天發送旅客約2萬人次。與高鐵站候車廳相配套,還建設了具有濃鬱蜀漢風格的站前廣場,數百個地下停車位和多條公交線路以及計程車停車點……旅客只要一出站,很快就能做到去景區和各個建制鄉鎮之間的「無縫換乘」。對於這樣的硬件條件,不只一個人告訴我,以前是完全想不到的。

其實,在過去很多年,劍閣縣城也有一個沙溪壩火車站,但班次相當有限、經營能力較低。沒有私家車的鄉 大家要去省會成都或者省外城市,一般只能去廣元乘坐火車,或者直接乘坐大巴車,路途遙遠,實在耗時費力。如今,家鄉的父老鄉親北上西安、太原、北京,南下綿陽、德陽、成都,都越來越習慣於乘坐高鐵了——不僅因為時間和票價方面的性價比高,同時也因為班次十分密集(每天約有72趟往返列車),方便極了。而從四川省整個高鐵路網情況來看,過去進出四川的高鐵線,也僅有一條成渝高鐵。隨著西成客專的通車經營,省內老百姓進川出川不僅多了選擇,高鐵沿線各城市之間的交流交往也更為方便、頻繁了。

有時候我會想,李白在《蜀道難》中提到的路途困難和艱辛,世人恐怕真的很難再去體會了。不過如果確實想感受,條件也相當方便——買一張高鐵票到劍門關站,然後再換乘其他交通工具,很快就能到劍門關風景區了。事實上,高鐵劍門關站開通後,來家鄉旅遊觀光的人次、景區收入、「高鐵新城」建設、農民就業增收等多個方面,都比過去「長高一截」。這背後,既有家鄉父老們辛勤的奮鬥,也更依賴於黨和國家的好政策。可以期待,類似的改革進步,老百姓心頭的改革獲得感,今後將越來越多。(李松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