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韓國綜藝《我們離婚了》,讓離婚的明星夫妻重新同居

兩個月前微博在傳,韓國要拍一部角度清奇的綜藝《我們離婚了》,讓已經離婚了的明星夫妻重新在一起同居3天2夜。

面對尷尬到腳趾摳地的設定,網友還寫好了中韓擬邀嘉賓:宋慧喬宋仲基、具惠善安宰賢、李小璐王寶強張雨綺……

本以為是腦洞,沒想到,真的開播了。

接到台本的主持人也很慌:呀,我們國家終於也好萊塢水準了嗎?

註:「離婚」在韓國是非常掉價的標籤,堂堂正正地談論它是罕見的。但在歐美,有許多離婚了依然做朋友、一起聚會的案例。

不出意外,剛播第一集,韓網收視爆了,最高達到14.7%。

第一對嘉賓是娛樂圈知名度很高的「模範夫妻」:李英河鮮於恩淑

曾經一個是影帝,一個是當紅女演員。

兩人在1981年結婚,26年後突然宣布離婚。恩淑獨自出席新聞發布會說,「如果以後相處得好,不排除有復婚可能」;英河卻表示,「和恩淑結婚是這輩子最錯誤的決定」。

有一點需要明確,這檔節目的定位並不是觀眾所想的「勸合」,而是聚焦於非常現實、但鮮為人關注的「離婚後夫妻相處模式」,展現他們真實的處境。

它與社會背景有很大關係。這幾年,韓國出現了越來越多的離婚夫婦

2019年有11萬 件離婚,連續2年上升。離婚最多的年齡段是「一起生活了20年以上的夫婦」,英河和恩淑這對非常典型。數據來源/統計廳

節目組表示,初心是「讓離婚的夫婦各自吐露自己的內心,獲得寬恕和治愈,拍出比電視劇更真實的故事。雖然題材很抓馬,但我們探討的是人生中最深刻的親密關係之一」。

其實,兩人離婚後的相處,已經是當時少見的「好萊塢模式」了。

他們沒有完全分道揚鑣,而是依然共同上電視,逢年過節和孩子們一起以朋友身份見面。但十幾年來私下沒有單獨見過,彼此是陌生和疏離的。

恩淑現在的樣子

至於為什麼上這個節目?

英河說,「我以後也是沒多少日子好活的人了,所以有些心結想解開。聊聊本不該是誤會的誤會。」

恩淑說,「我想再次感受一下你是什麼樣的人。你也感受一下吧。

所以,他們共同想做的,是給多年的情緒一個交代

但兩人可以如願嗎?節目現在只播了一集,下面我們就來一起看看他們初次相見的場景(劇透預警)。

見到英河沒多久,恩淑就哭了。說出一句聽者動容的話:不覺得時間很可惜嗎?」

希望這次見面,「你能多傾聽我,我也會傾聽你」。因為以前我說話的時候,你總是用「不要再說了」打斷我。

但接下來我們可以發現,90%的談話來自恩淑本人

英河因此被稱作「韓國版於謙」,他對恩淑基本上不做語言上的回應,而是本能地回避。

比如,非常明顯地拒絕眼神交流:

當恩淑說自己特意做了髮型時,英河不說話:

恩淑聽到別人「勸復婚」,心裡很高興,希望英河說點什麼。但他再次「裝作沒聽到」:

我不認為英河的行為是「木訥」。沉默不一定是因為「不會說話」,也可能意味著害怕衝突,意味著在無法回應時表達出的拒絕。

恩淑很不明白:你為什麼不說話?(她也因此被一些人認為是「話多、強勢、控制欲強」)

但英河說:我平時就沒話啊,一直就是用「無言的對話」來翻篇的。今天已經(說得太多)嘴都要抽筋了。

到這裡,兩個人已經很明顯不在一個頻道上了。

恩淑不能接受「無言」的交流,不說出來,誰都不知道的。

在晚餐中,恩淑提起了「當年最大的那個誤會」。

她離婚後被謠傳得到某個財閥大亨的「包養」,「但我連他的臉長什麼樣都不知道」,完全是謠言。

那時候我要借你的車,但你對兒子說:怎麽不找有錢的那位,讓他給買?

「這是我最失望的地方。原來你對我的了解也不過如此。這句話將我推向了深淵。當時甚至有過極端想法:要怎麽證明我的清白呢,是不是死了就好了?」

後來恩淑得了社交恐懼症睡眠障礙,吃了3年的藥。工作生活全面停滯,無法向門外走出一步。

但英河完全否認了她的心結。認為自己從未說過這句話,也沒有在意過謠言。

然後!英河就走了。他端起碗離開餐桌,結束了對話。釋放出一種「不想繼續再聊」的資訊。

恩淑表情復雜。幾十年過去,得知對方的解釋後,卻並沒有如釋重負的感覺,而是震驚和虛空。

英河始終表現出了一種對親密的不適、恐懼,以及對恩淑的情感忽視

平時,他是一個十分喜歡酒局和社交的人,一周有6天都要喝到凌晨才回家。他的社交技巧,似乎不對恩淑展現。

哪怕是蜜月旅行,也要和朋友玩到凌晨4點。

上節目之前,恩淑曾期待他會有所改變。但從預告來看,英河似乎會繼續讓她失望。

難得兩人單獨在一起,英河還在餐桌上叫來了朋友……跟離婚前沒什麼不同(但韓綜剪輯誰也說不準)。

再來看第二對嘉賓。

很年輕,分別是30歲的崔烤肉和28歲的柳紫蘇。離婚7個月,有個5歲的女兒,給爸爸帶。

兩個人都是油管大V,烤肉是遊戲、音樂、吃播播主,紫蘇是美妝博主。

他們相處起來非常輕鬆,像朋友一樣互相開玩笑,就像來看新房的情侶。

初次見面,烤肉問紫蘇:你看得出我有什麼地方變了嗎?

我瘦了!瞧我的胸和腰,要摸摸看嗎?

晚餐時間,烤肉很自然地給紫蘇做飯吃:

和上一對相反,紫蘇是個不怎麽顯露內心的姑娘,不太表達情緒。烤肉問怎麽評價晚餐,她只憋出來了倆字:好吃。把烤肉都逗笑了:

兩人晚上一起在衛生間洗漱,睡前互相按摩。「有非常自然的身體接觸」。

網友說:懷疑地看了一眼標題,確定不是《我們結婚了》?差點就要在離婚綜藝裏嗑CP。

但隨後,節目慢慢揭示了導致兩人離婚的症結:烤肉的父親。他很不滿意紫蘇這個兒媳。

「逢年過節,沒有一次來向我行禮問好」

「她不是那種會在你凌晨回家還給你做飯的女人」

「無論是作為兒媳還是母親,都是0分」

崔父在孫女面前說媽媽的缺點,不顧孩子一直哇哇叫、不想聽。

對於紫蘇來說,導致離婚的最大傷害是相見禮。

傳統上是男方買房,女方出彩禮。但可能她家經濟困難,崔父在雙方相見禮時說了一些很重的話,造成了無法抹去的傷痛。

烤肉說,爸爸已經80歲了,常說「自己已經沒幾年好活」。所以比起妻子,自己還是更站在了父親這邊。

說到家庭時,氣氛已經截然不同。兩個人都很難受。

烤肉說:離婚之後我得了抑郁症,吃了一段時間的藥。那段時間,還常出現你回來開門時「滴滴滴」的幻聽。

我才體會到,你說的一個人帶孩子到底有多辛苦。

紫蘇回答:我的20代都投進去(做媽媽)了。有效期限已經結束。

字幕打出:

24歲,結婚、生子,然後28歲離婚,已經都經歷了一遍。

節目尚未進行到更深的地步,也沒解釋這對年輕人想通過再次相見得到什麼。

從預告來看,後續還會有其他嘉賓,比如因出軌而離婚的前韓國短道速滑選手金東聖。

演播室觀察員中有一位精神科醫生。他說,有位來訪者告訴他:「離婚不是為了更加幸福,而是為了減少不幸。」

華盛頓醫科大曾對「人生的不幸」進行排位,結果第一位是配偶/孩子的死亡,第二位就是離婚。

離婚可能帶來以下這些情緒症狀:
悲傷、內疚、羞恥、憤怒、沮喪、焦慮;
感到無助,無力;
易怒、喜怒無常;
睡得太多或根本睡不著,可能會做噩夢或感到精疲力竭;
不能停止過度思考,無法專注於工作或日常事務;
心理韌性被壓力侵蝕,讓你更難應付日常瑣碎的壓力;
還有種說法是「離婚減肥法」。因為離婚的人往往會因為突然改變飲食或失去食欲而變瘦。

有30多年執業經驗的律師Sam Margulies認為,

離婚中最重要的心理動力(psychodynamic)是相互關係及其如何發展的問題。因為只有極少數的離婚,是雙方同時決定離婚的。一般都存在「發起者」和「非發起者」。

但不管對於哪一方來說,離婚都是一種創傷。關於克服創傷需要多長時間,可能取決於3個影響因素:
1.婚姻的長度(婚姻越久,悲傷的時間就越長)
2.個體的恢復力和向前邁進的願望(與擁有心理彈性的人相比,情緒脆弱的人會有更長的悲傷期)
3.為什麼這段關係會結束(或怎樣結束)。如果是因為出軌而結束,創傷可能會持續更久

有調查顯示,離婚後男性最大的心理問題是「孤獨」,而女性是「心理上的退縮感」(男性的第二大困難也是心理上的畏縮)。

因為親密關係能夠幫人發展內在的、精神上的支持系統。我們在伴侶身上發展一部分自己。離婚,就是割舍一部分的自己。

所以對每個參與其中的人來說,離婚後再見面時,自我邊界是十分關鍵的問題。

我覺得,這個節目的看點一定不是結局(是分是合),而是離婚後最大的心理難關,「自我意識的分離和重建」。

當他們被迫再次面對對方時,會發生什麼改變?他們如何處理自己的消極情緒,如何看待過去的矛盾而不重蹈覆轍?

▲圖/The Atlantic

造成婚姻破裂有無數種方法,有些很小,小到不值一提。

但導致人們分道揚鑣的,往往都是些小事(一個眼神、一個誤會、一句傷人的話)。

如何再次處理「相似的情景」,意味著我們如何重建自我,如何在關係中重新定義我們是誰。

在婚姻這件事上,沒有「過來人」。

Reference:통계청: 2019년 혼인 이혼 통계

중앙일보: 이혼 후 男 \’외로움\’, 女 \’심리적위축\’ 힘들어

한국경제: \’우리 이혼했어요\’ 최고 시청률 14.7%…이영하·선우은숙 13년 만의 재회 통했나

來源:https://mp.weixin.qq.com/s/2Mbe2rXGcUp8gI7BbcKXAQ

Related posts

2021年最有可能解散的K-Pop團體

.

什麼樣的人適合剪短髮呢?看看這些明星藝人吧

.

這個小賤人滿手鮮血,滿口髒話,觀眾為什麼愛慘了他?

.

Netflix《王冠》熱播,戴安娜王妃當年的婚紗如何驚艷了80年代?

.

日本最近的話題女星─松本真理香

.

《黑暗騎士:黎明昇起》中的反派貝恩並不討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