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歧視黑人士兵到移居歐美,有現代韓國性工作者的自述變化。

寫在開頭。

老伯納德原本是對韓國女性社會地位的變化感興趣,在查閱資料的過程中偶然發現了隱藏在海底的韓國性工作行業。值得一提的是,由於性工作的特殊性,國內研究朝鮮問題的學者基本沒有,朝鮮研究者也羞於提及。幸運的是,美國和澳大利亞的許多研究者對此非常感興趣,本文最終是結合老伯納德對韓國產業變革的研究而構思的。

韓國——促進亞洲、歐洲、美洲性工作者流通的性產業大國。

根據國務院2008年的一份報告,2008年移民到美國的性工作者中,韓國女性占23%。與文化名聲顯赫的日本不同,韓國的性工作行業一直躲在幕後發展事業,並悄然成為影響亞洲、歐洲和美洲性工作者流通的樞紐。

至今普遍認為,韓國現代的性工作行業應該是從1962年開始的。

一種流行的觀點是,當時大力發展經濟的樸正熙為了吸收外匯和賺取美元,積極培訓和組織韓國女性為駐韓美軍士兵服務,並稱性工作者為「平民外交官」和「韓國愛國者」,最終獲得大量美元(有人說性交易產值達到GDP的4%,甚至有人說性交易產值一度達到當時韓國GDP的1/4)。

以上觀點聽起來很體面,但一方面沒有證據,另一方面也不符合當時的經濟情況。老伯納德考察了當時韓美的社會背景,基本斷定這個說法是假的。

最重要的還是1962年韓國GDP在40億美元左右,1%的GDP已經是4000萬美元了。32萬駐韓美軍巔峰時期,進入21世紀後的美國初級軍官年薪未能超過5萬美元,所有駐韓美軍加起來年薪也不會超過320萬美元。如何為樸正熙創造GDP?

樸正熙和美國談的都是大生意,直接從美國手里拿好幾億美元的補貼,看不上美國大兵手里的這點小錢。樸正熙跟美國談大生意,直接拿美國幾億美元的補貼,看不上美國大兵手里的這點小錢。

老伯納德在查詢資料時也發現了一個有趣的小插曲,足以支持我的觀點。

1969年7月,尼克松總統向韓國人宣布了一個小消息:由於國際形勢的變化,美國決定從韓國撤出2萬名士兵,並大幅削減了原本分配給韓國的經濟援助(從1962年前後的近10億美元降至1220萬美元)。

韓國突然失去大量美國援助,極大衝擊了韓美關係,進一步加劇了韓國性工作者的不滿。

事實上,隨著韓國經濟的不斷發展,美軍士兵微薄的薪水在1970年前後已經無力支付韓國性工作者的服務帳單。韓美關係冷淡後,忍無可忍的韓國勞工轉過頭,開始了對美軍的種族歧視。本來美國大兵就窮,賺不到什麼錢。現在兩國關係不好,韓國性工作者不願意提供服務。

尤其是正式進入1971年後,許多韓國性工作商業組織甚至貼出招牌,明確表示「拒絕接收美國黑人士兵」。這是一個非常有力的證據——美國大兵的一點美元不夠用。

經濟稍有起色的韓國看不上黑人士兵那點美元了,美國黑人士兵居然在1971年的韓國被歧視了。經濟稍有起色的韓國看不上黑人士兵的那點小錢,1971年美國黑人士兵在韓國受到歧視。

按常理來說,既然美軍士兵待遇差,韓國性工作者團體在缺乏客戶後應該會逐漸消亡。但事實並非如此。韓國的國家安全需要和資本的逐利本能把韓國引上了歪路。

首先,這里先說清楚。為什麼韓國對駐韓美軍以外的性工作者視而不見?

即使是極力打擊性交易的盧武鉉,在對待駐韓美軍的性工作者時也是畏首畏尾。顯然,雷聲大雨點小。最主要的原因是,對於日本和韓國來說,性工作者意味著的不僅僅是美元,還有美軍的士氣和背後的國家安全。

日本和韓國需要維持美軍的士氣和戰鬥力,需要讓駐紮在那里的美軍士兵每天都輕鬆愉快。這是日韓等國家的國家安全需要,犧牲部分女性的權益已經成為常態。

確保美軍的「權益」是日韓的國家安全需求。確保美軍的「權益」是日本和韓國的國家安全需求。

這本書講述了1971年性工作者的歧視活動。當時韓國性工作者對黑人士兵的歧視超出了火,最終引發了1971年7月9日的嚴重外交事件。實在忍受不了韓國性工作者歧視的50名黑人士兵聚集在一起,搗毀了當地的酒館等提供性工作場所的場所。

美國黑人士兵發起的反歧視運動引起了韓國和美國的關注,但最終不僅調查得稀里糊塗,韓國政府還負責「維護美軍士氣」的額外任務——「登記性工作者並定期檢查他們的身體,以降低美軍的性病發病率」。

你知道,性工作在韓國一直是非法的。即使在樸正熙的時代。可惜韓國的國家法律實在經不起美軍的需要和韓國的國家安全需要。

為了維護國家安全,韓國政府需要滿足駐韓美軍的需求,但美軍士兵的薪水卻滿足不了韓國性工作行業不斷上升的門檻。不知道是哪個天才想出來的主意。由於韓國的性工作者價格太高,給美軍士兵找一些便宜的菲律賓人是不夠的。

性交易被認為是維護美軍士氣的剛需。性交易被認為是維持美軍士氣的剛需。

介紹菲律賓性工作者認識美國士兵、參與性工作的資本和從業者移民的潘多拉魔盒一旦打開,就永遠無法關閉。

為了滿足國內各種需求,韓國有從菲律賓等國引進的亞洲性工作者,也有從俄羅斯、烏克蘭等世界各國引進的白人工作者。經過幾十年的性產業發展,韓國已經建立了一個全球性的性產業模式。不僅內部市場活躍,還出口。

韓國性工作者的輸出影響了三大洲:歐洲、亞洲,甚至美洲。就連在大洋洲被孤立的澳大利亞,也活躍著韓國的性工作者。澳大利亞研究人員布朗文·道爾頓(Bronwen Dalton)在2018年發表了一篇研究文章,通過對澳大利亞11名韓國性工作者的採訪,解決了韓國出口行業的根源問題。

雪梨活躍著不少韓國性工作者。有許多韓國性工作者活躍在雪梨。

布朗文·道爾頓採訪了一位化名為「申」的韓國性工作者。以下是「申」的自述:

我在農村長大,高中畢業於家鄉城市。父母離異,和母親還有一個哥哥住在一起,直到哥哥參軍。之後我去了首爾,因為首爾有更好的工作機會。但到了首爾後,我只能找一份薪水低、工作辛苦、高中學歷的工作。我住在一個小隔間里,一周工作七天,做服務生和店員,但我仍然要擔心房租和帳單。我設法給我的母親和兄弟寄了一些錢,但是我自己從來沒有任何積蓄。

一天,我和鄰居聊天。我發現她在酒吧做兼職服務生賺了很多錢。她讓我加入了這個行業。有一天,我去她工作的地方,和她一起工作。那天晚上我賺的錢比一周都多。

另一位赴澳大利亞的韓國性工作者"Ahn"表示:另一個去了澳大利亞的韓國性工作者& # 34;安& # 34;說道:

我了解到,對於像我這樣沒有大學文憑的年輕韓國女性來說,從事性工作比其他任何職業都更賺錢。我曾經在家鄉的幾家歌廳工作過,後來去了首爾的幾家俱樂部。

在這個行業幹了一年後,我決定辭職,開始在一家大型商店作業務助理。銷售助理的工作需要很大的體力,但我通過勞力得到的薪水卻少得多。一個月後,我只賺了75萬韓元(3922元人民幣)。我很失望。當時前同事告訴我有機會去海外工作,我就來了澳洲。

Shin和Ahn直白地反映了韓國的現狀。由於國內產業規模較小,且都被三星、現代等少數頂尖的財閥所控制,身為發達國家的韓國其實面臨著一種非常尷尬的局面——韓國沒有成規模的中小企業來吸納就業,也沒有大規模的製造業給民眾提供崗位。Shin和Ahn直接反映了韓國的現狀。由於國內產業規模較小,被三星、現代等少數頂級財閥控制,韓國作為發達國家,實際上面臨著非常尷尬的局面——韓國沒有大規模的中小企業吸納就業,沒有大規模的製造業為國民提供就業崗位。

有大學文憑的年輕人找工作還是比較難,剛高中畢業的人就更難了。許多沒有文憑的女性往往不得不做臨時工(值得一提的是,女性性工作者中臨時工的比例遠高於男性,這是一種嚴重的歧視)。韓國輸出的性工作者基本都是找不到好工作的女性。

這些女性以後會怎麼樣?也許,韓國電影《狄俄尼索斯小姐》中的65歲老人,至今仍以性交易為生,這是他們反復上演的悲劇。

尤其令人擔憂的是,這些女性甚至可能等不到未來。性工作者的輸出往往伴隨著脅迫、暴力、人口販賣等犯罪,從業人員的安全和健康得不到保障。

韓國從建國之初就疏於對性交易的管理,到今天岌岌可危,積重難返。這個教訓足以警示後人。

《酒神小姐》中刻畫的高齡站街女不是假的。《狄俄尼索斯小姐》中描繪的老年站Princesa,一點不假。

更多內容

易烊千璽身高對比來了,與吳京同臺一目了然,腳上還穿增高馬丁靴

.

為何《蜘蛛人3》的多元宇宙故事會比《奇異博士2》演繹的更好?

.

安以軒精美圖集

.

BLACKPINK的Jisoo,在2021年1月的《ELLE》雜誌上祝您新年快樂

.

安以軒老公陳榮煉正式被起訴,豪門夢碎後她該如何自處

.

鞏俐:還好沒和張藝謀結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