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髮族天天維護假牙太辛苦 ! 陳俊龍醫師:一鑽植牙一勞永逸

台灣植牙名醫陳俊龍醫師很關心銀髮族的植牙問題。由於國健署曾公開一個數據,台灣高達六成人口使用活動假牙,這數字遠比美國及日本的二、三成多出近三倍,這代表政府鼓勵銀髮族保健牙齒的政策成功,但仍有潛在危機暗伏。

因為使用活動假牙更需要每日勤於清潔及照護,假牙在使用上容易留下食物殘渣,需要更仔細地清理及保養。而且假牙的異物感造成多數長者放棄使用,一旦放棄又疏於保養,再次配戴時往往需要花更多時間去清理假牙。如果因異物感經常拿下假牙,這一取一戴過於頻繁,更容易沾染細菌而不自知。

長期配戴而且日夜都勤勞於清潔保養就沒有上述問題嗎?陳俊龍指出,就算是已經適應活動假牙,長期配戴之下假牙也會鬆動,而且更大的危機在於長時間配戴會造成牙床牙肉的日漸萎縮,更嚴重還有牙槽骨流失情形,這時連假牙都可能做不了!

銀髮族天天維護假牙太辛苦 ! 陳俊龍醫師:一鑽植牙一勞永逸-指尖日報

▲陳俊龍醫師說明牙床牙肉萎縮情形

陳俊龍發明「一鑽植牙」來解決高齡植牙問題

陳俊龍醫師發明的一鑽植牙擁有世界多國專利,在美國加州時就有遠從拉斯維加斯州搭飛機專程找他植牙。如今,陳醫師回到台北,依然經常接獲美國患者推薦台灣長輩來植牙,對此陳醫師表示,他對所有患者的承諾都是終身保固。
「我對自己的發明及技術都有信心,所謂終身保固其實就像是關懷老朋友一樣,會先從患者的身心狀態及飲食習慣上去做了解,觀察臉型及臉部肌肉、牙齒咬合等等,做為診治及植牙的判斷依據。」

以近期服務的72歲美魔女為例,陳俊龍醫師表示,發明的一鑽植牙從進門到完成植牙僅在10分鐘內完成,而且當天就可以正常飲食。陳俊龍醫師指出,傳統植牙需要等待三至四個月後做好永久牙換上才能正常進食,這是因為臨時牙不夠穩定,或是容易擠壓牙肉牙齦,進食並不舒適。而他發明的一鑽植牙專利技術,植體本身包含推鼻竇及補骨粉等傳統植牙繁複的流程,可以一次到位,縮短手術時間,加上植體穩定度高,所以完成後就可以如常用餐。

以下影片是72歲患者的訪談:

銀髮族因慢性病較多 常被許多牙醫師「勸退」

銀髮族經常因為本身罹患慢性病,如高血壓、糖尿病、心血管疾病等問題,長期被多數牙醫師以先醫治好慢性病,再來植牙才安全這類善意拒絕,或是乾脆建議裝上活動假牙,放棄植牙的念頭,也有很多銀髮族朋友對於傳統植牙需要經年累月的診療時程,對於不知何時才完成的療程,讓看診成了生活優先重心因此放棄,甚至有些長者因為年紀大植牙風險高而被拒診。

陳俊龍醫師表示,自己的母親就是高齡植牙,如今101歲依然可以與兒孫一起正常聚餐無需忌口。此外還有更多的是八、九十歲的銀髮族來植牙,五、六十歲在他口中都是較年輕的患者了。一鑽植牙五合一技術就是回應患者需求而發明的,讓植牙能快速輕鬆無負擔,讓大家寶貴時間用在享受生活與美食上而非看診,讓大家重返一口好牙的幸福時光 !

銀髮族天天維護假牙太辛苦 ! 陳俊龍醫師:一鑽植牙一勞永逸-指尖日報

▲陳俊龍醫師親切問診及高超技術,讓銀髮族譽為讓他們重拾人生的仁醫。

陳俊龍到底是誰?

陳俊龍的里昂哈佛仁愛牙醫診所是植牙領域知名診所,他本人也是享譽國際的植牙專利技術發明人。他先是在美國當醫生,後來回到家鄉台灣,第一個患者就是他的母親。行醫30年累積「一鑽植牙」等專利,2022年11月受邀為美國牙醫專科的國家考試出題。

—-來源:陳俊龍牙醫師發明鼻竇植體獲多國專利 受邀為美國牙周專科國考出題

銀髮族天天維護假牙太辛苦 ! 陳俊龍醫師:一鑽植牙一勞永逸-指尖日報

陳俊龍牙醫師資歷

■ 美國哈佛大學牙科醫學博士
全額獎學金榜首畢業
■ 美國西北大學獎學金
牙周病植牙專科及碩士畢業
■ 美國加州最高法院植牙醫療糾紛仲裁小組成員
■ 美國哈佛大學牙醫學院董事
■ 美國JACD總編輯
■ 美國las Vegas DII 植牙醫學中心院長
■ 台北里昂哈彿仁愛診所駐診
■ 上海山景口腔部駐診
■ 美國20多篇植牙和牙周期刊發表文獻
■ 美國AAP牙周學會指定講師

陳俊龍牙醫師的「一鑽植牙」專利技術:

在傳統的種植牙手術中,需要拔牙、骨粉填充、多次更換鑽頭來種植植體。外科手術越復雜,風險和「錯誤」就越可能發生。 所以,陳俊龍在二十多年前就開始研究更簡單更安全的方法,而其中的關鍵就是名為「一鑽植牙」的技術。

「一鑽植牙」這一套系統,包含了植體、工具和技術,相較於傳統上要換十多個鑽頭來打入植體,陳俊龍表示,「一鑽植牙」可以僅用一個鑽頭就完成牙窩預備的工作,以最少的時間、最低侵入性的方式完成,因此能將拔牙、推鼻竇、補骨粉、植牙、裝臨時固定假牙這五個傳統植牙需歷時數月、數次門診的步驟,精進到只要一次門診就全部搞定,大幅減少患者的痛苦和風險。微創技術的革命性改進,讓陳博士更曾創下17分鐘拔13顆牙,並同時植入14顆牙的紀錄。

創新和輝煌的成就吸引了很多牙醫前來學習。現在很多使用一鑽植牙系統的牙醫都學習或模仿了陳俊龍的技術,有些牙醫甚至為他們的植體申請了新的專利,這可能會對一些患者造成了混淆。所以陳俊龍去申請了圖形專利。

「這麽多年來,類似的設計太多了。他們只是外表相似,不是真的『一鑽植牙』。」 陳俊龍強調,申請圖形專利的動機很簡單,就是害怕患者會搞不清楚,失去獲得真正一鑽植牙優質醫療服務的機會。一鑽植牙源自陳俊龍的畢生志向,他希望種植牙患者不必再接受四五次手術,而只需在門診接受一次手術。

以下影片是陳俊龍談「一鑽植牙」:

陳俊龍的專利技術還包含鼻竇植體:

因為上排牙齒與上顎竇只有一層薄薄的區隔,所以傳統植牙有二種方式,一是從頰側開刀的側窗術,二是骨鑿增高術,爾後更多醫師採用的是創傷較小的推鼻竇方式。

陳俊龍指出,推鼻竇這就是要看醫師技術,如果一不小心鼻竇穿孔,後遺症讓患者痛不欲生。另有一種風險是來自於推高鼻竇、補骨粉,再加入植體, 醫師在更換器械的過程,也是製造感染的一環。「因為鼻竇附近有許多神經及血管,只要細菌入侵,鼻竇發炎可能引蜂窩性組織炎,可能造成失明、腦膜炎等。」

—引用自《消費者時報:陳俊龍植牙名醫發明鼻竇植體獲多國專利 受邀為美國牙周專科國考出題

為了降低上頜植牙穿刺鼻竇的風險,陳俊龍還開發了水壓式鼻竇推高術,之後更慷慨地分享了該技術,在海外國家率先使用。那源自於他在服務了無數患者後,發現可以進一步改進植體來縮短植入時間,還能避免感染並提高安全性。2019年,陳俊龍研發出來的鼻竇植體開始在歐美、台灣、韓國等國家申請專利。

陳俊龍表示,鼻竇植體簡化所有複雜的過程,側面的螺旋切槽可以上推鼻竇來取下患者自己的牙骨粉,植體上方的凹槽則可以收集牙骨粉,增強鼻竇與植體之間的骨層。 「專利的特殊設計簡化了推鼻竇、填骨粉、放入植體的繁瑣過程,這也是最容易導致感染的程序。 另外,牙骨粉來自患者自己的牙齒,也降低了排異風險。」

陳俊龍進一步解釋,不是每個人都知道自己有哪些過敏原,骨粉對大多數人來說可能是安全的,但也不一定是100%。他發明的這個鼻竇植體除了簡化過程之外,還通過使用患者自己的牙齒和骨粉消除了未知的排斥反應。 其創新之處在於植牙手術可一氣呵成,消除感染風險,保障植牙患者的安全,患者一次到位即可維持良好的生活品質。

銀髮族天天維護假牙太辛苦 ! 陳俊龍醫師:一鑽植牙一勞永逸-指尖日報

▲鼻竇植體專利。(圖片來源:星世代公司提供/陳俊龍醫師圖形專利)

以下影片是陳俊龍談鼻竇植體:

哪些人特別適用於鼻竇植體專利?

不僅亞洲人,歐美人也被吸引來求醫,陳俊龍的「鼻竇植體專利」技術博得經常出差的商務人士,以及各國飛行員、空服員、潛水員的認可。

「因為植牙過程太長,傳統植牙手術的傷口又很大,除了恢復期,中間還可能出現鼻壓等問題。因此,飛行和潛水專業人員、經常要出國的商務人士只能暫時請假不能上班,這時間還不短,所以以前他們都只能放棄植牙。

如果採用陳俊龍發明的、擁有國際專利的鼻竇植體,從諮詢、診斷、治療到植入,大約30分鐘就可以完成,植入程序只需要2分鐘。手術後可以照常吃飯,完全不影響工作。 這也是陳俊龍牙醫從美國到台灣都受到患者歡迎的原因。

讓植牙醫師經常頭痛的牙周病,陳俊龍的專利技術讓牙周病患者也能植牙:

以下這個影片是陳俊龍談牙周病和植牙的影片:

根據衛生福利部的數據,台灣成人牙周病患病率高達80.48%,其中47%特別嚴重。牙周病好發群體是50-64歲的中老年人群。他們可能需要透過植牙手術才能再好好享受美食,卻被告知牙周病必須先治好才可以提高植牙成功率。

陳俊龍對此的看法是,牙周病是牙齦、牙周膜、牙槽骨等部位的炎症,而這三個部位是用來支撐牙齒的,所以牙周病會造成牙齒鬆動甚至掉牙;他說,牙周病主要原因是口腔清潔沒有做好,包括牙石堆積過多,甚至抽煙吃檳榔都是發病的原因。

行醫多年,陳俊龍經常遇到需要植牙但苦於牙周病的缺牙患者,傳統植牙並不建議牙周病患者做植牙;為了幫助更多的牙周病患者,他投入了多年的心血研究,最終拿到了多項植牙專利,主要就是省時間,很大程度幫助了牙周病患者。

他說,傳統植牙需要一兩年療程,如果有牙周病甚至其他慢性病,患者根本不能等待那麼長的時間和風險,因此就不植牙了,因為不能生病,嚴重的話還會誘發其他疾病,比如糖尿病,所以真的是左右為難。

例如治療過程中可能導致耗損牙槽骨,植牙難度增加,因此很多牙周病患者看診一年卻還停留在治療期,甚至最後被告知無法植牙的遺憾。

所以陳俊龍發明「一鑽植牙」專利,用一個鑽頭代替傳統植牙時需不斷更換多個鑽頭,借助器械和他多年的實踐經驗,可以一次性拔牙、推鼻竇和補充骨粉。 他認為讓病人回歸健康生活是醫生最重要的使命,希望更多的病人能重新找到快樂的飲食生活。

患者寫給陳俊龍牙醫師的感謝函,透露了很多人點頭如搗蒜的經驗談:

陳俊龍因技術精湛,行醫30年累積許多案例和感謝,以下是一位名叫陳鈺樹的患者的感謝函,內容巨細彌遺,應該很多人有類似病況和經驗。

陳俊龍醫師轉貼在個人的臉書粉絲頁上,全文如下

我1961出生,在做房地產,所以難免需應酬,本身也抽菸很兇。

大概我42歲的時候,有天半夜二﹑三點牙痛的好厲害,痛到醒來﹗只想趕快去找人幫忙,就去台北某大醫院掛急診,其實那時我根本就不知道大醫院有牙科急診,但是因為痛的沒辦法吧,就隨便趕快掛急診。印象中,那位牙醫大概是休息中再起來幫我治療,看了一下後最後是有拿藥回去吃,但是回來還是蠻痛的,第一次看牙的記憶大概只有那漂亮年輕女牙醫。

然後再來的二、三年,就因經常的牙痛陸續找了幾家牙醫,做洗牙﹑牙周病等診療,但是也就在這幾年裡開始拔牙,到了45歲以後牙齒就好像崩潰一樣,幾乎每年要拔二、三甚至四、五顆。

到了45歲後,一直陸續拔牙,但也還是痛的受不了,周邊一堆人朋友一直介紹好的牙醫,我自己也一直在尋求另外的出路–植牙。我幾乎看了40個牙醫後,我卻感覺他們都不敢幫我植牙,或者不是值得把我交給他的醫生。

為什麼她們不敢,或者說我也不敢給那些牙醫植牙呢?

首先,因為她們說我沒戒菸一定會失敗,骨頭萎縮了也很難植牙。另外,我要植的牙齒太多了,我要求幾次甚至一次就搞定植牙,免得多次受苦,他們都不敢也沒那個技術。我心裡一直在想,「都什麼時代了,不就打個洞嗎?」 想來當然是好可怕,可是打一個洞跟十個洞,有什麼受的了跟受不了。

可是沒辦法,因為我已經盡所能看了那麼多牙醫,也已盡力也想說服那些醫生不要怕(說來有點可笑,病人要醫生不要怕),可是就是沒一個牙醫敢照我說一次就搞很多顆,就這樣一直晃著。期間經常痛到氣死人,心裡其實是很不爽的,「台灣那些牙醫教授怎教學生的,人家骨科不連膝蓋那麼大顆還要動來動去的,都可以換了嗎?牙齒固定了又不用動,困難度不是更低嗎?牙科怎那麼差阿。」

到我快50歲吧! 我當天又因牙痛好幾天,去看了兩﹑三次牙科,本預估當天稍微消腫,就去拔牙齒,並決心在無奈情形下,真的開始要遵照醫生說的,慢慢植牙(因為一次值太多顆身體會受不了), 一次先鑽兩三顆,然後放骨粉,然後半年後怎樣,然後什麼骨粉又怎樣了,一直要怎樣又怎樣,一個病人是知道這麼多他就自己去當醫生了阿。

就在當天下午,要去拔牙前跟朋友聚會,他看我牙痛的樣子,先叫我一定要戒菸啦,然後又跟我聊到植牙醫生,說他有個朋友,在美國給陳醫師植牙,一次無痛無腫解決,陳醫師剛好回台,或許可以晚上碰面。

我聽到覺得不可思議,要朋友馬上幫我聯絡,陳醫師比我想像中親切,電話中要我去拍全口x光,拍完傳給他看就知道。之後我跟好友當晚五六個人去酒店喝酒,陳醫師十一點半到場,原來這位就是鼎鼎大名的陳俊龍。就在我跟陳醫師談話的兩分鐘內,我便決定把我生命交給他。

當天我喝酒到早上三﹑四點,中午十二點聽陳醫師講的就去拔掉殘餘的六七顆牙齒並全口植牙共18顆,我三點半就離開診所,第二天下午居然就一點痛也沒了,當天就同時有一口全部可以吃的牙齒,真的是太神奇了。從植牙到現在,也就痛那次,現在不僅連芭樂用嘴巴咬著吃,一天還是可以兩包長壽菸。

昨天晚上看到三立電視新聞,報導歌手黃思婷自責跪求媽媽原諒,因為是他要他媽媽去植牙(三、四顆吧),什麼第幾次手術後搞到他媽媽中風,實在是可憐,也祈禱黃媽媽早日康復。每當看到有人的植牙經驗心中都感觸很深,同時也慶幸自己那麼幸運,遇到介紹我認識陳醫師的好友阿椿﹑蓋門跟給我信心植牙的陳醫師。

所以特別寫下這些感謝陳醫師,並鼓勵陳醫師繼續為大家加油﹑辛苦。實在是不一樣的醫生。台灣人的光榮更也是我故鄉彰化人的光榮。

陳俊龍牙醫師粉絲頁:
https://www.facebook.com/drleon.clinic01
https://www.facebook.com/drleonchendii/

陳俊龍牙醫師YouTube頻道:
https://www.youtube.com/user/diitaiwan/featured

更多內容

陳俊龍植牙牙醫:致力於用「一鑽植牙」專利技術,讓患者能再開口笑吃美食

.

陳俊龍植牙專利技術太多,被稱為「牙醫界馬斯克」,1技術改變了全球植牙行業

.

植牙牙醫陳俊龍博士:「一鑽植牙」專利,造福患者不用忍受植牙漫長療程

taiwanhot

陳俊龍牙醫師發明「一鑽植牙」專利:牙周病也能植牙。最年長患者超90歲

taiwanhot

被譽為牙醫界馬斯克的植牙牙醫陳俊龍,發明了「一鑽植牙」專利,改變了全球植牙行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