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植牙為什麼貴?降價空間在哪?方案來了

  

  修復牙齒缺失,很多人都會選擇種牙,也就是種植牙,但價格可不便宜,動輒一顆上萬元起步。8日,國家醫保局正式公布一份專項治理通知,針對的就是高昂的種植牙費用。通知明確,調整後,三級公立醫院單顆種植牙的醫療服務價格不超過4500元。

參考資料:名醫陳俊龍一鑽植牙專利 療程縮短僅需一次門診!

  種牙貴,到底貴在哪裡?這次醫療服務價格調控到4500元,降價空間在哪,擠出了哪些水分?今年上半年,記者來到浙江寧波一家生產牙種植體的企業進行了調研。

  這是寧波唯一一家生產牙種植體的企業,2014年獲準生產銷售。公司負責人表示,牙種植體生產準入門檻高,需要大量的前期投入,包括時間和資金。

  寧波某醫療器械有限公司副總經理 徐益波:材料本身在整個成本中占比不高的,它主要占比高的是前期研發投入和時間投入。像我們要搞種植牙出來,要拿到正式銷售的許可證的話,可能需要5年左右的時間,投入幾千萬,才可以拿到一張證。這只是準入門檻,我拿到這張證還要做推廣,還要被市場認可,被醫生接受,被老百姓接受,這可能又需要不知道多少年時間。

  除了牙種植體的費用,種一顆牙的成本,更多的則是醫療機構的服務費用。寧波一家口腔醫院的負責人解釋說,種牙的過程龐雜,對醫生的技術和經驗要求非常高。

  寧波鄞州口腔醫院院長 曾彥甲:貴有很多種原因造成的,比如說一個是種植體,它本來就是好的種植體,它選用的材料也是不一樣,它提供的技術支持也是不一樣,還有一個就是臨床操作的一些配套器械,還有一個醫生的培訓,這都是需要花時間和費用的。

  培養一個優秀的種植牙醫生並不容易,正是這樣經驗豐富、技術高超的口腔醫生的稀缺,也讓種牙價格水漲船高。

  寧波某口腔醫院醫生 吉東:不要小看一個種植牙根,種到我們的牙槽骨內,它需要很多的一些輔助和我們個人的經驗來完成,需要經過很長的一段口腔外科醫生的磨煉,才能達到這樣的一個水準。

  優質醫生的稀缺和暴利的驅使,也導致了行業亂象的發生。

  浙江某知名口腔醫院負責人 張玉嬌:碰到過很多沒有資質的醫生進行種牙,前年還是個普通的助理在我們這,沒兩年到回頭來應聘的時候變成種植醫生了。

  種植牙醫療服務費降價空間在哪?

  可見,種植牙的成本構成龐雜、牙醫缺口大、耗材本土化低、無序競爭導致行業亂象等,都是種植牙控費難的重要原因。這次的《通知》,首先就明確了醫療服務價格的調控目標,4500元。種植牙的醫療服務降價空間在哪裡?擠出了哪些水分?

  首都醫科大學國家醫療保障研究院院長助理 價格招采室主任 蔣昌松:有些是價格項目本身偏高,市場定價又進一步加劇了高價的形成。口腔種植領域的醫療服務以前被定性為消費醫療,不屬於基本醫療的范疇,價格實際上大多實行市場調節。不管是公立醫院,還是民營醫院,都可以自主定價。例如一些地方僅僅種植體的植入手術這一項就達到4000塊錢以上,再加上牙冠安裝等醫療服務。即使不算種植體等耗材,總價也達到9000元,甚至超過1萬元,與其他領域的龐雜程度更高、耗費人力更多的手術相比,比如人工關節置換術,比價關係已經超出了合理範圍,偏離了公立醫療機構的公益性。

  首都醫科大學國家醫療保障研究院院長助理 價格招采室主任 蔣昌松:還有些是和過多的價格項目設置有關,比如說他分解項目收費、巧立名目亂收費等等。他會分解成拍片費、查血費、麻醉費、一期植入費、二期植入費、印模制取費、種植導板費、設計費、上頜竇內提升費、上頜竇外提升費、義齒修復費、基臺安裝費等等,全部疊加在一起,總的費用水平就上去了。

  首都醫科大學國家醫療保障研究院院長助理 價格招采室主任 蔣昌松:還有一些價格中包含著不合理的成分,比如一些醫療機構,特別是一些民營的醫療機構,除了正常的廣告外,還通過給好處費、中介費,介紹費這些方式去搶客源,高的在市場每例超過千元,這些不合理的成本最終都會通過不合理的收費轉嫁給患者。

  首都醫科大學國家醫療保障研究院院長助理 價格招采室主任 蔣昌松:這些是針對醫療服務價格控高的考慮因素。此外,種植體等耗材還存在帶金銷售導致價格虛高問題,需要另外通過帶量採購、限價掛網等針對性措施進行治理,民營醫療機構雖然種植體帶金銷售問題較少,但隨著量的集中,我們開展以量換價,也會有降價的空間。

  技耗分離:”服務項目+專用耗材”分開計價

  「技耗分離」也是這次通知要重點推進的工作。什麼是「技耗分離」?通俗地說,就是種植體植入費與種植體耗材價格分開計價;牙冠置入費與牙冠產品價格分開計價;植骨手術費與骨粉價格分開計價等等。這種方式有什麼好處?特別是在對於價格的公開透明上,如何讓患者明明白白消費?

  首都醫科大學國家醫療保障研究院院長助理兼價格招采室主任 蔣昌松:一是有利於針對服務和耗材的各自特點分別採取治理措施。醫療服務的利益主體在醫院和醫生,耗材的利益主體在生產企業和流通企業。而且不分開的情況下,醫療技術服務和種植體、牙冠等物耗兩件事互相捆綁就會造成掣肘,無謂地增加治理難度。

  首都醫科大學國家醫療保障研究院院長助理兼價格招采室主任 蔣昌松:二是有利於及時傳導到後續種植牙帶量採購和牙冠競價掛網的成果。如果把技術服務和牙科耗材混合在一起定一個打包價,後面集采和競價降下來的就全部成了醫院的利潤,老百姓享受不到牙科耗材集采降價的紅利。

  首都醫科大學國家醫療保障研究院院長助理兼價格招采室主任 蔣昌松:三是有利於價格構成陽光透明,老百姓能夠明明白白消費,也有利於醫療機構清清楚楚收費,還有利於價格監管部門監測評估、考核監管。

  來源: 央視新聞

更多內容

高市「心驛會所」 助精障者重拾信心 回歸社區

taiwanhot

颱風外圍環流帶來豪雨 北水局:石門水庫將進行調節性放水

taiwanhot

嘉市9/13增550例本土新冠 5至未滿12歲兒童疫苗接種率94.29%

taiwanhot

疲憊人生?專注精神、能量與活力 現代人蔘成為提神醒腦新選擇

taiwanhot

喬遷送禮學問大 網友私藏入厝禮清單大公開

taiwanhot

秀傳癌症整合醫療 讓病人活得久、活得好

taiwanh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