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定已死」還是蓄力新生?Z世代的新高級定制

  

  前段時間,蔡徐坤的一組生日寫真讓「高定」再次成為時尚圈的焦點話題:他在這套寫真中上身的服裝,來自Elie Saab上個月剛剛發布的首個男裝高級定制系列。

  

  左:蔡徐坤

  右:Elie Saab走秀圖

  

  Elie Saab是黎巴嫩設計師艾莉·薩博(Elie Saab)的同名高級定制品牌,碧昂絲(Beyoncé)、安吉麗娜·裘莉(Angelina Jolie)、鞏俐、章子怡等都曾穿上它征戰紅毯。當成衣不斷搶占高定市場,這個以「仙女裙」著稱的品牌也不得不開始涉足男裝高定領域。

  

  Angelina Jolie in Elie Saab

  章子怡 in Elie Saab

  鞏俐 in Elie Saab

  左滑查看更多

  

  

  一提到高級定制,腦海中就會浮現造價高昂、耗時很久、全世界只有不到0.001%的人才能穿得起的模糊概念,比成衣高級,又不像成衣那樣更新頻繁,可想再具體一點描述卻又說不上來。

  

  高級定制(Haute Couture)最初源自19世紀末的法國,是服裝設計的最高級別,也是時裝的終極夢想。高定系列其實也是某品牌的一個系列設計,但比起大批量生產的成衣,制作周期長、做工繁復、用料講究的高級定制是設計師們施展才華與想像力的天堂,也是全世界僅此一件的作品。

  

  Valentino Fall 2022 Couture

  

  從誕生之初起,高級定制就是精致時尚的代表。1858年,英國設計師查爾斯·沃斯(Charles Frederick Worth)在巴黎開設店鋪,他的設計和定制模式受到了以拿破侖三世的妻子歐仁妮皇后為代表的巴黎上流社會的喜愛,也將定制時裝正式帶向市場。

  

  

  雖然高定常常被我們掛在嘴邊,但並不是品牌隨便設計出一套服裝就能冠上高定的名號。法國高級定制和時尚聯合會(Fédération de la Haute Couture et de la Mode)是唯一認定和評估品牌是否具有高級定制資格的組織,想要成為其中的一員,必須要達到以下三個標準。

  

  

  除此之外,品牌所屬地也會影響加入法國高級定制和時尚聯合會的會員種類。

  

  

  也就是說,除了法國高級定制和時尚聯合會僅有的41家會員品牌之外,其他品牌都沒有資格推出高級定制系列。龐雜的認定流程、獨一無二的設計制作、頂級消費力的客戶,讓作為時裝設計「頂流」的高級定制每一次發布新品都萬眾矚目。高級定制品牌名為了維系自己的身份,除了固定消費高定的客戶之外,基本隻借衣給國際一線的藝人,咖位不夠的統統被拒之門外。

  

  Rihanna身穿Guo Pei高級定制紅毯圖

  

  Blake Lively身穿Versace定制款亮相Met Gala

  

  

  高級定制並不是只有女裝。傳統男裝市場的定制主要集中在西裝造型中,但年輕男性更加追求個性與新鮮感的著裝,「華爾街精英」式的西服顯然並沒有那麼討喜,品牌們的高定秀場也不會滿足於「西裝」這一個類目。

  

  Elie Saab此次推出的男裝高定系列共8套設計,除了西裝外還包括鬥篷大衣,在延續女裝系列豪華精致的同時廓形更加張揚。

  

  左滑查看

  Elie Saab Fall 2022 Couture

  

  正如Elie Saab的設計師艾莉·薩博所說,一場男性時尚的革命已經開啟,被貼上「直男」標簽的男性對穿搭已經有了全新的想法,「擺脫傳統服裝約束」「讓衣著為自己代言」的訴求越來越多。

  

  而在無性別風潮之下,傳統女裝高定系列也可以由男性來演繹。Fendi 2021春夏高級定制系列秀場,Kim Jones獨出機杼地邀請了男模演繹其中的三個造型,用時裝語言表達了性別氣質並非相互對立、男女魅力可以流動模糊的觀點。

  

  Fendi Spring 2021 Couture

  

  Balenciaga 2022秋冬高級定制系列秀場則沿用了近年來反覆呈現的賽博朋克式「全黑」造型,人的面孔和身體被黑色面罩與橡膠模糊為簡單的輪廓,讓人難以區分模特的性別。

  

  Balenciaga Fall 2022 Couture

  

  現任創意總監Demna Gvasalia延續了Cristobal Balenciaga對高定款式中面料的注重,試圖改寫傳統高級定制的豪華禮服風:包裹著模特身體的黑色橡膠是目前科技水平下研發出來的頂級極限運動用料;司空見慣的T恤由含鋁的新型織物面料制成,袖子、衣襟都可以自由卷曲、任意造型;牛仔褲、緊身背心、運動帽衫這類幾乎只能在成衣系列中看到的款式也成為高定舞臺上的焦點之一。

  

  左滑查看

  Balenciaga Fall 2022 Couture

  

  Valentino近年來也開始在高級定制系列中加入男裝款式,在2022春夏高級定制系列中同樣可以看到T恤、運動褲等的身影。基礎款的加入不僅是為了打破高級定制的款式固化,同時也是老牌時裝屋擁抱千禧一代的投射。

  

  左滑查看

  Valentino Spring 2022 Couture

  

  為了吸引年輕人,高定品牌也嘗試過與時尚圈另一端的快時尚品牌聯名,Giambattista Valli就曾和H&M聯合發布平價版高定,帶來曇花一現的追逐熱潮。

  

  Giambattista Valli × H&M合作系列

  

  貝恩公司(Bain&Company)曾預測,到2025年千禧一代的消費能力將占全球奢侈品市場的45%,而高定的稀缺與獨特恰巧與他們追求個性的態度相契合,如何持續吸引年輕人的目光,高定品牌們還在繼續探索。

  

  

  盡管高定品牌們為了順應現代時尚的發展正在轉變,但想要在成衣時代謀生,高級定制品牌們必須找到一條「曲線救國」的路。

  

  作為明星紅毯的常客,英國高級定制品牌Ralph & Russo於2021年宣布破產重組,受眾單一、使用場合局限等讓高定與眾不同的因素反而成為它難以繼續運營的劣勢。

  

  Ralph & Russo過往高級定制系列

  

  受疫情影響的自然不止Ralph & Russo,與之並稱為「紅毯戰袍」的Elie Saab於今年推出首個男裝高定系列,部分原因也是為了在疫情局勢下提高盈利能力;由中國藝人蔡徐坤首穿,同樣是Elie Saab對開拓中國市場的看好。

  

  而Balenciaga更是在巴黎喬治五世大道為高級定制開設了專屬精品店,顛覆了傳統高級定制行業隻面向傳說中的幾百人的「規則」,試圖將高級定制從單一消費群體中解放出來,以獲取更多的客源與關註。

  

  Balenciaga高級定制精品店

  

  在這個「唯快不破」的消費時代,講究慢工出細活的高級定制也需要適應時裝規則的變化、打破傳統邊界。自2002年聖羅蘭(Yves Saint Laurent)先生宣布退休後,「高定已死」的聲音從未停止,但如果一直停留在過往的極致豪華風中,高級定制也是陷入了另一種意義上的舉步不前。

  

  Saint Laurent Spring 2002 Couture

  

  在今年的春夏高級定制秀場上,除了上文提及的Balenciaga之外,還有很多品牌進行了新的探索:Fendi從歷史中汲取靈感,將自己的高定領域擴展到珠寶首飾系列;Iris Van Herpen結合3D列印與激光切割等科技,呈現了一組想像中的未來時裝。無論是拓寬高定服裝的形式,還是讓高定年輕化,都是為了重新激發人們對高級定制的興趣。

  

  Fendi Fall 2022 Couture

  高級珠寶系列

  

  左滑查看

  Iris Van Herpen Fall 2022 Couture

  

  當部分老牌時裝屋為了生存放棄高定、專註於成衣設計時,堅持高級定制有意義嗎?高級定制存在的本身其實就是一種對美學與服裝意義的探討。Givenchy 2018秋冬高級定制系列秀場上,Clare Waight Keller大量致敬了Hubert de Givenchy的經典設計,雖然高定獨占鰲頭的時代已經成了過去式,高級定制依舊是美的載體,具有跨越時間的力量。

  

  左:Hubert de Givenchy經典設計

  右:Givenchy Fall 2018 Couture

  

  Chanel Fall 2022 Couture

  

  左:Balenciaga 1967

  右:Balenciaga Fall 2022 Couture

  

  當「銷量為王」成為大環境下評判成功的標桿時,我們依然可以相信高級定制帶給時裝設計的並不只是曇花一現的驚艷,更是在潮流之外的「獨立思考」,它們依然在用工藝與匠心濃縮設計語言,證明美不止一種形態。

  

  令人期待的是,顯然高級時裝界也同樣在積極尋找平衡慢設計與快商業的辦法。如果你細心地在社交網站搜索,會發現法國高定時尚聯合會已經入駐微博,在巴黎時裝周和巴黎高定時裝周期間天天更新,介紹人們或許還不夠熟知的高級定制品牌們。

  

  

  當人們厭倦了「萬物皆可帽T」的時尚與街頭風潮,也對品牌們講故事的營銷套路感到無聊後,高級定制依舊保留著展現服裝多面性與想像力的可能。

  

  而新一季的高定時裝周秀場上男性服飾與中性服飾的增多,實質上也是高級定制尋找平衡快速商業社會與慢工美學的門路。「高定已死」的論調更像是與時尚設計的過往告別,如果依舊停留在一味造舊夢、拒絕任何改變的時代,也忽視整體環境的變化,那才是高級定制真正消亡的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