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聞

改變角川春樹的第六次結婚:想在90歲的時候看兒子的成年禮

責任編輯:紫報 余子冠

出版過電影,音樂的角川春樹是日本首次開發展開的「媒體組合」。,並由此發展了「角川電影」,之後被自己的公司趕出去。 現年78歲,至今還擔任電影導演,努力編輯書籍。 這背後,有發自內心喜歡的8歲兒子和年輕妻子。 (採訪文章:記者森健/攝影:岡本隆史/Yahoo! 新聞專題編輯部)

(文中敬稱略)

「你爸爸好像是爺爺。」

1942年出生的78歲角川春樹正在靠近皇宮的北之丸公園的辦公室內,歷經半個世紀以破天荒而聞名的制片人,沉穩地坐在沙發上。 牆上有多把日本刀以及目光敏銳的照片。 但是,我們也有著溫和的表情。

──聽說現在有小孩子了。

嗯。,這個月八歲,妻子38歲,我78歲。 我2011年結婚的。是第二年兒子出生了。 兒子出生前,我就拍了妻子肚子的回聲照片,貼在日記上。 在出生那年的元旦,我也向(以祈禱安產而聞名的)水天宮祈禱了。

──你出生前就很熱心呢。

一般來說是相當於孫子的存在。 實際上,幼兒園的時候我家的孩子被周圍的孩子討厭。 因為「你爸爸像爺爺啊」。,那對兒子來說也很害羞,好像忍受著。 但是上了小學,即使被這麼說也能辯解, 「是我爸爸,你有什麼意見嗎?」 這麼說讓別人閉嘴的話。

──成長了啊。

是的。 現在回家吃飯後,我會和孩子洗澡,睡覺前給孩子讀睡前故事。 只是,最近自己看書,我一靠近他就說「爸爸,太熱了」。 那也是成長……,有點寂寞吧。

在出版和電影世界里,角川是突出的存在。 1965年他進入父親角川源義創業的出版社角川書店。 1975年父親去世後就任社長,作為出版社開始製作電影,拍攝的第一部《犬神家的一族》大受歡迎。 出版和電影等組合展開的「媒體組合」是他創造的手法。 1980年,他還創作了在南極等世界各地進行外景拍攝的大作《復活日》,之後,藥師丸廣子和原田知世等人氣女演員參演《角川電影》發展起來。

另一方面,波瀾的生活也引起了人們的注意。 1992年,他把親弟弟趕出了管理層,但第二年自己被趕出去了,弟弟回來了。 另外,通過稱自己是武武田信玄等的轉世,講述UFO的目擊者,有時也被評價為古怪的人。

(寫真提供:角川春樹事務所)

對認識那樣時代的他的人來說,現在珍惜孩子的樣子也許會讓人意外。 因為曾經有過「和生母斷絕關係」,被父親「斥責了4次」,在反復多次結婚和離婚中甚至說「和家人是詛咒」的過去。

在京都伏見稻荷山等待的神仙

──這是你第六次和現在的妻子結婚了。 2005年左右發表了「結婚也是詛咒」的發言,是什麼樣的心境變化呢?

以2011年的東日本大地震為契機。 經歷了那件事,我想再做一次家人。

我在地震中也不僅僅是捐款,還去了氣仙沼市和南三陸町等受災地。 我去那里的小學分圖書卡。 孩子們說著「謝謝」,給我造了人文字,給我寫信。 這種體驗真令人感動。

不僅僅是那樣,在我們公司出版的面向年輕女孩的雜誌《流行歌曲》中,也有受災經驗的讀者孩子發來了信息。 比如,差點被海嘯淹死的女孩。 據消息稱,為了讓她活下來,她的兄弟把她舉到了高處,以免被(海嘯的)水淹沒,但據說兄弟犧牲了。

──在那里你再次覺得家人很重要嗎?

嗯,看了各種各樣的體驗,決定再建立一個家庭。 所以,現在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是兒子和妻子。 因此,又決定時隔十年拍電影了。

──是什麼意思呢?

契機是家人去的伏見稻荷山哦。 發生了不可思議的事情。

──發生什麼事了?

兩年前的8月,我和妻子和兒子登上了伏見稻荷山。 那里有一之峰、二之峰、三之峰幾個公司,在去山頂之前,有和男坂、女坂分成兩部分的地方。 爬到那里的時候,有個80多歲的男性。 穿著白色運動鞋,白色短襪,白色短褲,白色波羅襯衫戴著白色棒球帽。 他目送我們前進,一到山頂,那個男人還在茶館里說話。 原來是在做電訊。 但是,我看了那個之後知道了,那個老人說是神仙佐田彥。

──是神仙嗎……。

不,笑一笑就行了。 因為那是正常的反應。 我對我妻子也這麼說,但一開始妻子也完全不相信。

第二天從京都回來時,她用手機調查了伏見稻荷山的事情。 其中的神之一有一個叫佐田彥大神(猿田彥大神),猿田彥等於是神仙。 於是妻子也意識到這不是偶然的,而是在等我們。

兩三天後哦, 妻子突然像神靈附體一樣說:「你應該把《潦草料理帖》這部小說拍成導演。 作為最後的作品」。

──總之,電影製作是被夫人推了一把。

不,對這個《盡善盡美的料理帖》而言,關於電影化的事情,我和製作公司和分發公司在很多地方進行了談話。 但是,不知為什麼只有電影沒有成立。 電視上明明做了幾次。 但在妻子說完後,我也開始行動了。 確實進行起來並不容易。 但是就是這樣進行的。

我提拔的女演員都很成功

然後導演的電影是《盡美料理帖》。 舞臺是江戶時代,描寫女廚師和花魁兩個女性友誼的作品。 主演是名為松本穗香、奈緒的新進年輕女演員,但負責配角的演員有榎木孝明、石坂浩二、藥師丸廣子等往年的角川電影明星。

──雖然是電影,但和過去的大型作品相比,給人的印象有點意外。

有十個人就有十個人說同樣的話。 製作時,我向配給公司承諾的是,在上映前讓主演的2人走紅。 沒關係,她會的,她會成為明星的。

──是啟用的時候了嗎?

至今為止我提拔的女演員都很成功啊。 我知道會成為明星。 至今為止除了角川3人娘(藥師丸廣子、渡邊典子、原田知世)以外,淺野溫子、安達祐實、宮澤理惠,大家都很喜歡。 我不是在看表演的精彩, 是憑自己的直覺就知道「這家夥會成為東西」。

──你覺得這部作品有哪些原因呢?

女性之間的友誼作品不多。,還有料理這個要素。 現在電視都是料理節目吧。 雖然也有可以便宜製作的優點,但對女性來說對飲食的關心確實比男性高。

──也就是說,是以女性的招攬客人為目標的吧。

這次電影的目標是30多歲、40多歲的女性。 這麼大年齡的女性們自己去吃,自己看電影,還花錢打扮。 也就是說,我有零錢。 這些女性們單獨去看電影,朋友們也去。 或者也有拉戀人的力量。 也就是說,女性比男性更有那種力量。 看我們公司的員工,女性更活躍啊。

▲拍攝現場的情況©2020電影《美麗料理帖》製作委員會

──非常市場營銷的想法啊。 以前熱衷於電影製作的時候,也有這樣的想法嗎?

我沒有做。 補充說一下,剛才的我自己也沒認真。 但是,目標大致可以決定哦。 因為面向40代和10代的拍攝方法不同,宣傳方法也不同。 SNS的世界這次沒有考慮。

──也看SNS嗎?

我不知道是那樣的。 應該是十幾歲和二十幾歲的世界吧。 但是我妻子在看呢。 因為我38歲。 我在玩弄手機,我真的沒有上癮。

▲拍攝現場的情況©2020電影《美麗料理帖》製作委員會

一天一本,看書記評價

電影製作和社長業很有名,原來角川是編輯。 據說現在也是角川春樹事務所的社長,作為編輯閱讀作家的原稿。

──在最近的採訪中說現在還是編輯。

角川春樹製作書的命中率異常高哦。 出版後重版的書占9成。 單行本、文庫本都要印三次。 而且除了北方謙三以外,在以前的公司(角川書店)關係中斷了。 所以,現在公司上班的是在這里養大的人。

──你沒有拉有名的作家嗎?

有養大的。 不這樣做的話,就沒有做文藝出版社的意義,也不能繼續存在,企劃都是從零開始的。 本來現成的知名偉大作家就不會在家里寫了。 承擔的是新人作家。 所以,寫什麼主題全部在這邊考慮方案。 話說回來,大部分新人作家都是在這個房間(社長室)邊吃飯邊說話的。

▲在妻子的推薦下開始的拳擊,鍛煉身體

──你至今還在做那樣的現場編輯嗎?

我會的,至今每天讀一本,在自己的日記本上每天寫感想。 和日記一起寫a到d和書的評價。 每天傍晚哦,讀書是到睡覺為止的時間,在上班的車里,到處讀。

早上3點半起床,換神佛的水,去神社,6點左右來公司,然後看書。 中途還做了冠狀病毒趕緊走的祈禱,因為冠狀病毒,晚上的聚餐明顯減少了,書很容易看啊。 晚上讓孩子睡覺後隻喝一杯就睡覺了。

▲筆記本上牢牢地記錄著所讀書籍的評價和感想、當天發生的事情等

──基本上還是編輯嗎?

你是制片人,編輯啊。 即將發售的小說中有一句話「人是由吃的和讀的組成的」。 我也在想同樣的事情。 雖然和不參與書的人沒有關係,但就我來說,是用食物和書做的。

我90歲想看兒子的成人禮

在製作了半個世紀的書和電影前提下,這樣產生的故事有一種傾向。 父子和兄弟互相殘殺、互相原諒的家族之間的強烈愛憎關係。 有很多人指出這反映了角川的想法。 自著的《我的鬥爭》( 』(2005 )中也有這樣一段。 <想受到父親的表揚,想被愛的心情很強烈吧,但彼此的心情總是擦肩而過,也許相應地仇恨也變強了>

──《犬神家的一族》《人類的證明》等至今為止的作品中,有很多描寫家族間愛恨的作品,包括殺人。 你為什麼要多次做主題?

現在也是主題哦。 最近出版的書也設定為和離婚的母親生活的5歲男孩,只有星期四由父親保管。 我覺得在那樣複雜的家族故事中,自己的事情得到了反映。

──從1975年作為創始人的父親角川源義去世,開始致力於電影製作。

當時博報堂的社長邀請我們三個孩子吃飯,說:「爸爸在好的時候去世了。 如果還活著的話,角川(春樹)可能把爸爸趕出去了,角川先生跑出去了吧」。 正是我打算這麼做的。

──過去發表過「孩子和父母之間的羈絆也是詛咒」、「雖說是父子,但也是別人」等冷淡的發言。 你現在對家人有什麼看法?

啊,那是……。 現在有點不一樣啊。 孩子20歲還有12年。 我90歲了,那時我想看兒子的成人式。

──今天說話的時候,好像滿腦子都是孩子和夫人。 現在的變化好像被新的家人影響了呢。

有吧,要說活著還是死,我有段時間有死都行的想法。 如果不是要製作《盡善盡美的料理帖》,今天我去死就行了。 那樣的話會成為話題的,一定會大受歡迎。,那種程度上對電影感興趣。

但是,那為什麼會有那樣的想法呢,我想是因為在家人的支持下製作的是這部電影吧。 過去沒有那種心情。 雖然表面上並不是全部出現,但家人的存在在自己之中,也許現在就有了。

從角川書店出來的5年後,經過第4次離婚,銀座的舊大樓的7張榻榻米一間,曾經住在一個叫共同廁所的房間里。 雖然是「幾乎是素寒貧困」的時期,但角川說「自己做飯,享受著和以前完全不同的生活」。 如此堅韌的向前看,增加了家人的希望。 2020年的角川春樹在80多歲之前,似乎正在面對新的自己的發現。

角川春樹。

1942年出生於富山縣。 株式會社角川春樹事務所代表董事社長。 在出版業的同時,1976年在《犬神家的一族》中進入電影界。 製作了《人類的證明》《野性的證明》《復活之日》《w的悲劇》《我們的七天戰爭》《男人們的大和/YAMATO』『》《直到蒼狼地盡頭》等超過70部電影。 1982年,在《骯髒的英雄》中導演出道。 作為導演的作品有《天地和》《笑警察》等。 《潦草料理帖》將於10月16日在全國上映。

森健。

記者。 1968年出生於東京都。 早稻田大學畢業後,擔任綜合雜誌的專屬記者等獨立。 《「海嘯」的孩子們》於2012年獲得第43屆大宅壯一記錄文學獎,《小倉昌男祈禱與經營》於2015年獲得第22屆小學館記錄文學大獎,2017年獲得第48屆大宅壯一記錄文學獎,商務書大獎2017評委特別獎。

Related posts

攝影師拍到一系列透明的海底生物

.

熊維尼的演變:從AA米爾恩到「克里斯托弗·羅賓」

.

英國是世界上首度發射雞肉塊到宇宙之中的國家

.

這是個肉食(韓牛和山姆喬普猴子)都可以用自動販賣機買的時代

.

總統助理官伊萬卡·特朗普說:「在家待機時玩棋盤遊戲。」

.

威廉王子於4月份感染新型冠狀病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