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戲劇

《權力的遊戲》:這部現象級美劇,能擋住原著黨的吐槽嗎?

撰文:水母

4月24日美國東部時間晚上9點,《權力的遊戲》第六季開播。

在闊別一年之後《權力的遊戲》再度歸來。

第六季第一集標題名為「紅袍祭司」(The Red Woman)。所有劇粉應該都不會忘記,第五季的最後一集,黑城堡的司令、史塔克家的私生子瓊恩·雪諾被部下連捅數刀,倒在血泊中。第五季在此處戛然而止。

無論是原著黨還是劇集粉,大部分無法接受瓊恩·雪諾死訊的觀眾,都將死而復生的希望寄托在策馬返回黑城堡的「紅袍女」梅麗珊卓身上。

關於瓊恩·雪諾到底死了沒的爭論喧囂不下,持續了整整一年。這也許是開播五季以來最吊人胃口的一個懸念。

從某種程度來看,從2011年開始以,一年10集的速度拍到第五季,《權力的遊戲》不得不面對很多艱難的抉擇。

2011年4月17日,電視劇《權力的遊戲》在美國HBO電視台播出。這時距離小說第一卷問世,已有十五年。如果從1991年喬治·馬丁籌備寫作算起,已經過去了整整二十年。

第一季剛播出第二集,HBO高層就拍板,將第二季拍攝提上日程。在開播之初,HBO電視台為這部劇設定的參考目標是一系列歷史劇:《羅馬》、《都鐸王朝》。

HBO為這部劇還特意請來《特洛伊》的制片人大衛·貝尼奧夫。而從第一季到第五季,劇集都由原著改編而來,原著作「馬丁大神」親自坐鎮。

喬治·馬丁筆下的故事發生在一片叫「維斯特洛」的虛擬中世紀大陸上。雖然歸於奇幻文學,但家馬丁的筆下只有少得可憐的龍和其他奇幻生物。

馬丁一直以作家福克納的一句話作為自己的寫作信條:「人類內心衝突是真正且唯一值得書寫的對象。」

《冰與火之歌》採用的「視點人物」(POV)寫法,也是從福克納的《喧嘩與躁動》中借鑒而來。每一章變換不同的視點人物,通過他們的雙眼去觀察周遭世界,他們的內心戲碼,也在讀者面前次第上演。

《權力的遊戲》第六季劇照。

很難說是小說促成了劇集的成功,還是劇集的大熱讓更多人知道了馬丁的小說。2011年,這部劇首集即吸引了225萬人觀看,第一季平均收視約300萬,DVD銷售也一路飄紅,賺得盆滿缽滿。

除此之外,這部電視劇獲得了當年艾美獎13項提名,是第一部獲此殊榮的奇幻劇。一大批演員通過這部戲為世界熟知。

演員彼得·丁克拉格憑借劇中的「小惡魔」一角,拿到了艾美獎和金球獎兩座獎杯。

而在劇中短暫出場的人氣角色、來自多恩的「紅毒蛇」佩德羅·帕斯卡在第四季被殘忍殺害之後,就一躍進入一線行列,加入了張藝謀的《長城》劇組。

因為被認為性價比過低,早前被樹為《權力的遊戲》榜樣的《羅馬》拍了兩季即告腰斬。而《權力的遊戲》不僅穩紮穩打拍到了第六季,更用節節增長的高走表現向所有人證明了自身超乎尋常的影響力。

該劇第二季第八集總收視率達到了490.2萬,僅僅略低於火爆的NBA季後賽。到了第五季,觀眾更是超過了2000萬——是開播時候的十倍。

除了收視率飄紅,這部劇造成的影響力是史無前例的全球性、現象級。

《外交政策》雜誌曾刊發文章,詳細分析了小說中體現的地緣政治和外交策略。

在評論家眼裡,勞勃的弟弟藍禮,無疑是「一個過於重視公關而導致準備不充分的歐洲主管人的典型」,而他們的另一位兄弟斯坦尼斯,對一位女祭司的話言聽計從,被困在「原教旨主義的狹小天地」。

而《紐約客》的一位女性作者,則從性別角度出發,對這部電視劇做出了綜合評價。

兩位制片人表示,美國總統歐巴馬可提前看到劇組專供的《權力的遊戲》第六季。(羨慕)

除了這些嚴肅評論,這部劇在社交網路的表現更引人矚目。過去幾個月期待新一季開播期間,社交網路上的參與度比去年同期增長了89%。

在第六季開播前,同樣大熱的美劇《生活大爆炸》用一整集為《權力的遊戲》做了全方位的廣告。

在之前的首映禮上,兩位制片人表示美國總統歐巴馬將提前看到劇組專供的《權力的遊戲》第六季。

消息一出,就有記者要求總統根據美國的資訊自由法案(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向民眾免費公開影片資料。

無論這則消息是否屬實,讓一國元首也摻和其中,《權力的遊戲》的神劇地位已無異議。

第六季開播當天,Facebook上《權力的遊戲》的喜愛人數已經超過了1750萬。

《權力的遊戲》第六季劇照。

吐槽聲並非沒有。雖然以精美的畫面、大尺度的情色場面收買人心,但這部劇也曾被評論界認為「很黃很暴力」。囿於原著繁多的人物和POV視角,在改編成電視劇時,劇集不得不做一些刪改。

早在第二季的時候,已經有人被數量龐大的粉絲團打敗了。編劇布萊恩·克格曼因為受不了「原著黨」日夜不停的攻擊,關閉了自己的推特帳號。

在播出的五季中,第五季顯然是受到最猛烈吐槽的。

第五季中,編劇讓史塔克家的珊莎落入殘忍變態的「小剝皮」手中,受盡凌辱,也讓梅麗珊卓背負上焚死幼女的罪名。這些改動和前瞻無不觸犯眾怒。

而第五季結束後對瓊恩·雪諾生死之謎的渲染,雖然掀起了新一輪的社交網路討論狂潮,也因為過於吊觀眾的胃口同樣面臨責難。

第六季第一集並沒有如願解開瓊恩的生死之謎。與前五季緩慢鋪墊的首集相比,《權力的遊戲》新一集「紅色祭司」甫一開始就在敘事節奏上呈現衝刺狀態。

劇集從黑城堡開始,一路略過臨冬城、都城、多恩、自由城邦、彌林。快速切換的緊湊節奏或許和第五季的季終有關:丹妮莉絲被多斯拉克人抓走,都城被大麻雀控制、太后瑟曦被迫遊街,艾莉亞雙目失明,珊莎和席恩逃離臨冬城。

在第五季中消失了一整季的重要人物布蘭·史塔克仍然沒有在第一集中露面。而在這一集最後兩分鐘,鏡頭轉回黑城堡的紅袍女梅麗珊卓,才終於點題。

在鏡頭前,梅麗珊卓摘下一直戴在脖子上的項鍊,呈現出駭人的老態,又成功將懸念引入下一集。

在第五季中已經被指責「心狠手辣」的編劇們,第六季無疑要為「填坑」面臨更大的挑戰。因為拍攝進度已經趕上原著,第六季將由馬丁和其他兩名編劇共同編寫。

消息傳出,很多參與演出的演員都表達了對自己角色的茫然和擔憂。但這對於那些沒有讀過大部頭原著的觀眾來說,也許是一個好消息——他們終於和原著黨站在了同一起跑線上。

當然對原著黨來說,這不失為新的吐槽點。


來源: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有戲」欄目,轉載請聯繫 [email protected]

推薦閱讀

10大經典推理英劇推薦,這些你都看過嗎?

.

林青霞30年前的穿搭,完全秒殺現在的時髦街拍!

.

虐屎人的史詩美劇《權力的遊戲》第六季開播!到了最激動人心的時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