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中藥材質量:藥材種植規範 質量才能上乘

閆素香所在的基地位於亳州市譙城區十八裡鎮十八裡村,占地面積2000畝,距離渦河700多米,是亳州市中藥材種植的核心區域之一。2009年起,安徽協和成飲片有限公司開始流轉土地建設基地,進行中藥材的規範化種植。

「今年秋天少雨,北風一吹,氣溫驟降,水分蒸發快,白芍芽根種起來就更難了。」基地負責人譚艷芳說不擔心,因為有10年的磨合,基地對於白芍的規範化栽培已相當熟練。

亳州是多種藥材的道地產區,《中國藥典》中就有亳芍、亳菊、亳花粉、亳桑皮四種冠以「亳」字的道地藥材。其中,「亳白芍」已入列「國家地理標誌產品」。

按照標準,種植亳白芍的土地要深翻40—60公分,土塊細碎,土壤疏松平整。傳統農戶種植,土地分散,翻整土地全靠藥農「面朝黃土背朝天」,要達到這個標準比較困難,但流轉土地後,連片的大面積土地讓大型機械有了用武之地。兩台拖拉機來回穿梭,在它們身後,土地松軟平整,即使是用手,也能輕鬆挖出一個苗穴。藥農們分組行動,兩人相距半米多,並排在前面用鋤頭刨穴,後面一人將白芍芽頭左一個、右一個按入穴中。

此時,藥農們並不著急覆土,因為「新式秘密武器」即將登場,它能大大減少後期田間管理的工作量——安徽省農科院在基地推廣最新的30%辛硫磷微囊懸浮劑,這種藥物將有效防治白芍蠐螬。

「蠐螬是白芍的主要害蟲。白芍是根部入藥,如果防治不好,它們能把根全部吃完。」譚艷芳介紹,2016年基地試用這種新式藥物後,90%的蠐螬得到有效防治。

這種注重栽種細節,不斷應用新技術、新產品的基地,在亳州不止一家。在協和成基地所在的亳州現代農業綜合開發中藥材示範區,還有其他14家企業建設的1萬畝規範化中藥材種植基地,共同組成了中藥材規範化種植示範基地。

科學分析是基礎

「土地集中、現代化的基地種植,是一種示範引領。亳州的中藥材種植,目前還是以分散的藥農為主,如何在農戶中間推廣規範化,是亳州要解決的大問題。」亳州市農技推廣中心主任王敬才說,與傳統種植相比,規範化種植對種苗選育、栽種、施肥、病蟲害防治、采收和初加工都有要求,操作細節增多了,不少藥農會覺得麻煩、成本增高,不願接受。

如何讓分散的農戶接受規範化種植?亳州的做法是通過鼓勵遍布全市的種植合作社開展規範化種植,讓農戶親眼看到規範帶來的好處。

在亳州另一個中藥材種植的核心區域十九裡鎮,梅巖藥材種植合作社的技術骨幹們經常與十八裡鎮的各個種植基地交流技術和經驗。「其實,規範化種植老一輩也搞,但是缺少科學分析的基礎,我們應該去做進一步完善。」梅巖藥材種植合作社副理事長梅巖說。

梅巖藥材種植合作社曾與安徽省農科院合作,對當地的土壤進行檢測,結果發現,藥農每年都會使用氮、磷、鉀等肥料,但這些元素土壤裡並不缺乏。梅巖把檢測結果告訴社員,大家還是將信將疑,但後來發現梅巖只使用有機肥,省了錢且產量並沒有受到影響,此後,「合理施肥」的概念開始在合作社快速傳播。

除了合理施肥,結合中藥材生長周期合理使用藥物控制雜草、蟲害,在梅巖藥材種植合作社也被廣泛接受。「中藥材周邊容易長草,以前都是打除草劑,後來專家讓我們在根苗栽下去後,立即打封閉式藥物,比以前的效果好了3倍,省錢又省力。」

2017年,亳州市中藥材種植面積達116.3萬畝,其中標準化種植面積就達到30.5萬畝,今年將達到35萬畝。

整體質量在提升

規範化種植,能否提高中藥材的質量?梅巖介紹,判斷中藥材的優劣,一般看大小、色澤、品相。憑借30多年的經驗,他發現規範化種植的中藥材,由於生長空間均勻,很少受雜草、蟲害影響,再加上初加工注意技巧,整體質量要比傳統種植的高很多。

中藥材種植的規範,讓亳州市在行業內擁有越來越多的話語權。亳州市牽頭制定的《半夏人工栽培技術規程》《亳白芍栽培技術規程》和《亳菊栽培技術規程》等技術規程,均已通過安徽省質量技術監督局審定,上升為安徽省地方標準。

同時,亳州培養出越來越多的中藥材種植專業技術人員,通過開展多層次、多批次的技術培訓,建立起覆蓋全市的多級技術人才支撐體系,在中藥材的種植、采收等方面提供全面的技術指導服務。

規範化種植,讓亳州的中藥材產品質量「腰桿越挺越直」,在編制《亳州「世界中醫藥之都」發展規劃》過程中,亳州提出打造質量保障體系,建立中藥全產業鏈溯源系統和覆蓋全環節的追溯機制,做到中藥產品「來源可知、去向可追、質量可查、責任可究」。

規範化種植還為亳州市中藥材出口增長提速打下了基礎。據中國醫藥保健品進出口商會統計,2017年,亳州市有6家企業進入全國中藥材及飲片出口前20強,其中前10強4家。

徐 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