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造血幹細胞治「地貧」

重塑造血幹細胞治「地貧」

β地貧基因編輯技術療法即將進入臨床 南沙工廠已建成

魏東

關注「廣州日報人物在線」微信公眾號,了解更多人物故事。

「對絕大部分地貧的患者來說,這或許可以成為最有效的一個治療方法。」魏東在講到這次拿到廣東「眾創杯」博士博士後創新賽的金獎項目時,興奮地說。

這種技術叫做β地中海貧血的基因組編輯治療。它運用基因組編輯技術,對病人的造血幹細胞重新編輯,從而改進造血功能。這項治療技術目前在世界上只有極少企業在做,而中國僅此一家。現在,這一技術正在變成現實。魏東帶領的團隊已在南沙醫谷建立了基因編輯工廠,下個月就能完全建成。「順利的話,希望五年之後推出市場。」看著即將設備進場的生產車間,魏東信心十足。

文、圖、視頻/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杜安娜

三個月前,魏東下定決心辭去工作,回到國內一家創新生物公司,他說,這是個從心的決定,「第一次在中國做醫藥研發」。

一兩周就能重塑幹細胞

站在即將投入使用的南沙的工廠內,魏東饒有興致地介紹了每一間操作室未來的使命。「這間操作室的空氣潔淨度達到千級以上,裡面有一個淨化循環風處理系統,讓空氣時刻都保持潔淨。像這樣潔淨程度的地方在國內屈指可數。」魏東說:「這裡就是將來進行基因編輯的地方。」

未來治療地中海貧血指日可待。流程也很簡單:從醫院取出病人的幹細胞,然後拿到南沙車間裡加工,再取回去放回人體。如果順利的話, 一般一兩周時間就可以編輯好一個病人的造血幹細胞。魏東說:「這和以前的治療方法都不一樣,是最簡單最直接的方法。」

魏東雖然出生在地中海貧血病並不常見的四川,然而在平日的接觸裡,他時常感受到患病者的切膚之痛:「地中海貧血是罕見病中較為常見的一種。有報導顯示,在廣東地區,每6人中就有1個是地貧基因攜帶者。」

無比糾結的父母

他曾了解過無數個家庭遇到這種情況時的艱難選擇:當你生下的孩子有這種病,如果選擇不治療,那麼重型病人一般在十來歲就會死亡。魏東嘆道,「所以,絕大多數家庭會選擇治,這就進入到另一個糾結的環節。」

「第一選擇是給孩子輸紅細胞。然而,問題會接踵而來,因為紅細胞輸多了之後,血液裡含鐵量就特別高,中國現在的中重型地貧患者經常是一邊輸血一邊去鐵,每年的花費大約要10萬元,直到生命終結。到孩子十幾歲時,常常因為體內的鐵含量高,還會造成器官不同程度的損傷甚至衰竭。」

魏東了解到,現在也有第三條途徑:換掉所有造血幹細胞,讓孩子「脫胎換骨」。「這聽起來的確是一個好方法,但操作起來弊端重重。」魏東看到的情形是:人體細胞具有免疫排異性,外來的幹細胞很難融入被移植人的身體。如若不是全相合配型的供體,造成死亡或免疫排斥副作用的幾率相當高,「然而找到一個全相合配型的供體並非易事,40萬~60萬元的治療費用,也是一筆不小的數目」。

魏東常常聽到醫生們被這些面臨艱難抉擇的父母們拉著問:「我該怎麼辦?我到底值不值得讓我的孩子去冒這個風險?」這對任何一個家庭來說,無論做出怎樣的選擇,都是一條痛苦的路。

做藥是為了圓夢

「我有13年是在醫院度過的」。魏東的父母都是家鄉縣城醫院的醫生,從小他就看到來醫院求醫的人各種無助的情形。「印象非常深刻的是,有很多小孩因為治不好病夭折了,多年後在我踏入醫藥這一行,特別是到國外學習後,才知道這些孩子其實是可以治好的。」

魏東從北京大學生物系畢業後,先後在國際大型金融機構和戰略咨詢公司工作,「我覺得還是要回來做藥」,魏東說,這個夢從小時候開始做起,「還沒圓夢」。

「制藥這一行業風險特別高,95%以上的項目都會失敗」,魏東說:「所以更需要去做,然後尋求共同的力量來推動。」

魏東也曾有過失敗的經歷。阿爾茲海默症是無數制藥者們想攻克的疾病,十多年前魏東也投入過巨大的精力在治療該病的創新藥物項目裡。「雖然後來失敗了,但很多病人家屬來信說:我知道你這個失敗了,但這是我親屬唯一的希望,還是再給我一點藥吧。」魏東覺得自己一方面做的事情是有意義的,另一方面也很糾結。「每次就在這種糾結的過程中,想著接下來也許我們會有更新的技術,能治好這些病人。」

不能錯過的時機

「如果有一個藥物研發成功了,當你看見你和團隊給這些病人帶來了人生的轉機,就會感到非常高興。」魏東說,這正是他一直堅持下去的理由。

在過去的十多年裡,魏東發現,國外獲批的好藥進入中國國內市場,「時間往往比較長」。「包括我的父親得了病,我其實知道在國外有更好的治療方法,但這些治療還沒進入中國市場。」魏東想到,「中國這麼多地貧患者,本來是有機會及早獲得治療的,如果錯過機會,將是極大的遺憾。為何不直接在中國做藥品創新研發呢?」

憑著多年的行業經驗,魏東發現,「雖然現在某些方面我們還趕不上世界頂級團隊,但較之以前已經有了很大的進步,比如基因編輯技術,有一些實驗室的技術,比如北京大學魏文勝教授的團隊絕對是世界一流,這種原創的頂級技術特別關鍵。」

「具備了技術基礎後,就能研發出一種真正用於臨床治療的方法。」魏東看到了巨大的可能性。他盤算著:「我在世界一流跨國企業裡,前十年紮紮實實做研發,後十幾年主要在管理研發,在這個方面,我能夠帶回國的是各種先進的技術管理和研發管理經驗。」

魏東回顧說:「做了這麼多年的科研和制藥,現在有這個機會,定然不會錯過。」

對話

與世界前沿公司「坐」在一起

廣州日報:現在研發出來的治療地中海貧血是怎樣的方法?

魏東:主要是使用基因編輯技術,把病人自己的造血幹細胞提出來,對裡面的一個基因進行編輯,使它的血紅蛋白表達增高,然後再把這個造血幹細胞放回原來的病人身上。這樣不會產生免疫排斥性的問題。我們找到一個特別的基因,一個特別的位點,所以會處理得非常精準。

廣州日報:用基因編輯手法治療地中海貧血的技術,在國際上處於什麼水平?

魏東:目前在國際上有兩家競爭公司,他們的臨床實驗今年就已經開始。不過到時候誰先上市要看誰最先拿出最好的數據。用基因編輯技術來治療遺傳病,我們有可能跟世界前沿的公司「坐」在一起,如果做得快,我們的數據說不定比他們還先出來。

廣州日報:你們基因編輯技術的優勢在哪裡?

魏東:目前,我們在基因編輯上有很強的操作能力。因為我們實際上找到的是一個非常短而精確的靶點。這點很不容易,而且靶點找到之後,要保證幾點:一是,基因被編輯了之後能有更多的蛋白表達。第二,不能編輯過度。否則就會影響別的基因,產生副作用。第三,不能脫靶。在錯誤的地方進行了編輯,那麼副作用就會更大。所以,這需要很高的技術水平。

廣州日報:如果技術推進得比較順利,大概什麼時候能進入市場?

魏東:如果一切順利,應該是在2023年左右進入市場。

盡力為病人帶來希望

廣州日報:你們的技術對治療地中海貧血有沒有年齡限制?

魏東:理論上沒有,不過,一般患病的孩子到了十幾歲時,因為長期輸血帶來體內鐵含量高會影響身體的許多器官,造成永久性損傷,這就不再是造血幹細胞的問題了。所以,我們希望這個療法臨床試驗成功後,盡早推出市場。

廣州日報:做藥這件事風險高,成功率低,你現在回國繼續做這一行,是怎樣的打算?

魏東:我希望能發揮自己多年的積累做一些事情,第一件事就是對地貧患者的治療技術。從遺傳病和基因編輯的角度,盡我的一點點力量為國內的病人帶來一些希望。

廣州日報:在國內帶技術團隊有什麼不同?

魏東:首先,團隊成員都是年輕人,總體比較年輕化。二、政府對基因編輯這種技術抱有期望,非常支持。三、過去的兩年時間內,國內的生物技術成長得非常快,有很多可以形成戰略合作的新興生物制品公司,五年前在國內很難找到這樣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