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天壽畫作品讀:留得住人生質樸 看得見民族品格

中新網杭州11月6日電(童笑雨)泛黃的畫卷中,一頭水牛於流水中低眉靜伏,牛角和軀幹剛健而厚重。不遠處,那四四方方的山石一角,開著紅藍相間的竹枝花,帶來爛漫春意。這是潘天壽畫作《春塘水暖圖》描繪的一景,也是諸多專家心中的「白月光」。

11月6日,北京保利攜2018秋拍精品潘天壽巨跡《春塘水暖圖》亮相於浙江賽麗美術館,共邀業內專家品讀。從事近現代美術研究多年的盧炘是中國美術學院教授,他直言,整幅畫在構圖、筆墨和色彩方面都無可挑剔。「質樸的老牛是潘天壽的化身,更是他對於傳統藝術的守望。」

潘天壽出生於1897年,經歷了中國最動蕩的年代。他一生勤懇樸素,在農村成長的經歷也令他對水牛情有獨鐘。據目前所知,潘天壽存世的畫牛作品一共只有四件,此次亮相的《春塘水暖圖》就是其中之一。

「個頭大、力氣大是潘天壽童年時對水牛留存的最深刻的印象。所以在他的畫作中,水牛是誇張變了形的,像一座山,這樣印證了牛的質樸、厚實以及吃苦耐勞的品德。」盧炘指著如山一般的牛脊背說,潘天壽貫將筆下的動物做人格之投射。

潘天壽畫作《春塘水暖圖》。主辦方提供
潘天壽畫作《春塘水暖圖》。主辦方提供

畫品源於人品,技藝進於大道。他說,中國畫同繪畫和詩詞一樣,善於用比興的手法來寄托作者自己的思想感情。「畫中的水牛體現的是力量感。在潘天壽眼裡,民族昌盛也需要力量和信念。」

盧炘所言的力量感,在牛角上也展現地淋漓盡致。與現實中的牛角不同,畫作中的牛角從牛頭兩側平撐而出,如鋼鐵一般堅硬挺直,似乎要刺出畫紙。

現年89歲的中國美術學院教授朱穎人是潘天壽弟子,他直言,若將牛角彎起來,畫的力量將減少一半。「先生畫的牛表現的是質實而非靈動,取平直自然勝於圓弧。」而近處的水紋流與遠處高高直直的石崖,也成為了朱穎人眼中畫作力量對比的重要體現。

如其所言,畫中的山石四四方方,遠遠矗立在天際,只在線條一側用顏料塗染,留下白底,透露出一股雄渾蒼古的磅礴氣魄。

智者樂水,仁者樂山。中國美術學院中國畫與書法學院副院長韓璐表示,這是國畫中「留白」的體現,也是他的藝術追求。

據介紹,該幅畫創作於1961年,正處在西畫改造中國畫的高潮之中。在「素描是一切造型藝術的基礎」的教綱下,潘天壽也有非常清晰的文化自覺,一直到去世都不遺餘力地呼喊傳統藝術回歸。

韓璐說,潘天壽力圖以振興民族文化來振興民族精神,強烈的民族意識,是他世界觀中極可貴的部分,也化作了作品中的浩然之氣。

「他是中國文化中的民族英雄。」盧炘說,正是潘天壽這種使自己的藝術無愧於祖國和民族的自覺,造就了他捍衛民族藝術的強大精神力量。「他自詡是一個教書匠,一生勤勤懇懇為美術教育付出,這幅畫可以說是他一生的寫照。」

畫作中央,靜伏的水牛睜著被濃密的睫毛掩映的眼,恰似中午時分,耕罷暫休。淺淺的水波蕩起陣陣漣漪,一動一靜中,怡然自得。(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