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交互技術出現:「語音助手」+專屬喚醒按鍵成標配

事實上,在手機外觀設計達到瓶頸、硬體升級趨於常規提升的大環境下,智慧型手機的「內在」成為升級的潛在可能。首當其沖的,或許就是智能語音助手。

2011年,被視為核心功能的Siri在iPhone 4S上驚艷亮相。語音功能與當時「最受歡迎」的手機相呼應。當時,與Siri之間的對話、調侃也一度成為用戶的一大樂趣。在蘋果尚未被唱衰創新能力的時間裡,Siri也被寄予了厚望。

7年後的今天,Siri已不是手機語音助手市場裡的「獨苗」。作為如今智慧型手機的標配,語音助手已占據各手機廠商的旗艦機型。三星的Bixby,小米的小愛同學,聯想的樂語音等,各種名字層出不窮。即便在對YOYO的介紹上,榮耀手機將其定義為「智慧生命體」,並特別希望避開手機語音助手這一概念,但其本質上也是在同一邏輯下演變而來,即在語音交互功能之上,賦予系統更多的主動觸發行為。

根據市場研究機構Strategy Analytics的報告,截至2018 年8月,在全球在售的智慧型手機中,47.7%配備了語音助手,預計到2023 年,語音助手的滲透率將達到90%。

為了讓用戶更好地體驗語音助手功能,實體按鍵在如今「去按鍵化」的手機設計上被重啟,專屬語音助手按鍵越來越多的出現在各手機品牌旗艦機型的設計中。從S9的Bixby按鍵,到vivo NEX的Jovi AI按鍵,在語音喚醒略顯「尷尬」的情景下,實體按鍵顯得更為方便。而相比觸屏觸發,按鍵的喚醒也更為快捷。

理想和現實之差,語音交互「瘦身」行動

在電影《她》中,主角因與操作系統中的人工智能語音聊天而找到了心靈慰藉,雖然電影中雙方的交互仍是你問我答的簡單形式,但科幻性的處理方法讓語音助手的反饋顯得格外具備「人性」。

如果將這一場景放到手機語音助手領域,這種強理解性與交互性之下的語音系統自然是一個完美的「助手」。只是就目前來說,語音助手的境地十分尷尬。

試想下,當你想發送一條微信時,你會選擇手動點開APP,還是會在喚醒語音助手後,大聲說出「打開微信」來進入APP主界面?拋開語音識別能力的問題,在用戶使用習慣上,手動打開APP仍是第一選擇。語音的出現,也只是彌補了特殊情況下的需求,如駕駛、雙手不便拿手機等情況。

而現實是,打開或關閉APP幾乎成為多數手機語音助手的功能極限。我們可以將手機語音助手的很多問題歸結於目前語音識別、語意理解等人工智能技術瓶頸,在這一前提之下,為了更好的交互體驗,手機廠商紛紛選擇給語音助手進行觸發行為方面的「瘦身」。

在今年6月的蘋果全球開發者大會上,蘋果推出Siri Shortcuts快捷功能。在這一功能之下,用戶可以自定義操作行為和觸發關鍵詞,即當你說出預設的關鍵詞後,手機將依照此前被編輯的行為自動操作。

在當時的大會上,蘋果也現場展示了如「回家」這樣的快捷功能。當說出「回家」這一指令,Siri則會按照事先的設置打開地圖導航回家、設置好家裡的溫度。Siri也不再是此前「呆板」的對話模式,在實用性上,無疑更好。只是這種類似編程的邏輯推算模式,對於初次接觸的用戶並不友好。蘋果似乎也意識到這一點,在最新的系統更新中,Shortcuts APP內已為用戶預設了多個使用場景,基本已經可以滿足常用需要。

這樣做的不單蘋果一家。三星的Bixby快捷指令、Jovi的自定義增添指令等,都是在語音識別的範圍內,通過識別上「瘦身」,最大程度保證使用效果。就目前來看,這種方式也的確更實用,也更為多元化。

相比理想中對答無障礙的語音助手場景,高效、簡單的語音操作似乎也更適合手機語音在「助手」功能上的做到。唯一美中不足的,這種方式的延伸性並不強。

手機品牌 語音助手 配合手機發布時間

蘋果 Siri 2011.10

三星 Bixby(中文版) 2017.11

華為 小E 2017.10

OPPO 小歐助手 2018.3

Vivo Vivoice 2017.9

小米 小愛同學 2018.3

LG Google assistant 2017.9

聯想 樂語音 2016.5

從識別到聽懂,打通APP生態成關鍵

「其實單從語音的識別功能上,目前主流手機廠商採用的語音助手都可以完成,在普通話這個標準下,準確率還是比較高的。但是語音識別讓人覺得‘雞肋’的點主要是系統與手機APP功能之間沒有很好的合作。」一位從事語音識別的工程師如此說道。

從用戶使用和體驗角度來看,手機廠商在語音助手領域上的競爭,比的是誰家的語音助手做到的事情更多。除了語言理解,還有對手機內所能觸及的APP的覆蓋。手機廠商自然也理解這一點,在發布語音助手的同時,其所支持的軟體開發方也越來越被看重。

去年11月,三星正式發布旗下語音助手Bixby中文版。在記者會上,三星負責人表示Bixby中文版已支持超過30款原生應用。同時,還支持數個第三方主流應用,如愛奇藝、百度地圖、摩拜單車、支付寶等,所覆蓋的應用數量也在持續增加。而在今年小米8的記者會上,語音助手「小愛同學」也已與30餘款APP開放商達成合作,涵蓋視頻、導航、音樂等領域。兩個月後,VIVO NEX的發布也為旗下語音助手Jovi「捆綁」上了微信、百度地圖、淘寶、滴滴出行等常用APP。

業內人士表示,由於智慧型手機的很多功能是通過各類APP軟體做到,所以很難拋開軟體的支持看語音助手的發展。「越來越多的手機廠商開始看重手機的語音交互,在技術存在瓶頸的前提下,和各軟體方的合作會顯得越來越重要。因為功能越廣,更容易培養用戶使用習慣。從目前的實用性來看,其實各家手機品牌跑的距離並不遠。」

與此同時,語音助手市場的競爭也並不只限於手機廠商,包括語音識別、人工智能領域的巨頭也早已進入。

來自Strategy Analytics的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8月,手機語音市場份額的前三名分別是Google Assistant,Siri以及百度 DuerOS。在安卓、iOS兩大手機系統之外,人工智能技術正在給語音助手的發展提供足夠的支持。

包括在VIVO NEX、OPPO FIND X、華為P20/P20 Pro等機型的語音助手基於百度DuerOS開發,而小米的小愛同學則是基於微軟的語音識別引擎。2017年底,百度DuerOS更是與高通達成戰略合作,DuerOS正式成為驍龍845移動平台默認參考的AI語音解決方案。

在語音助手這一層面,已經不單單是手機一家的事。

北京晨報記者 張曉莉 張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