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層出身且在最底層工作的墜兒為何敢私相傳帕和偷鐲子?


作者:韓雪麗

(一)私相傳帕只為掙賞錢?

墜兒的兩大事件,一是私相傳帕,小紅的手帕丟了,賈蕓撿了。小紅這樣的丫鬟,和外男是沒機會接觸,到是墜兒是小丫鬟,就是管著素日傳話帶人,所以到有些行動自由,她成了信差,在小紅的賈蕓之間跑來跑去。

墜兒可能想的是兩邊的謝禮,其時小紅和賈蕓的心思,她不懂,她那個年紀,最在意的是還是賞錢吧,活計不輕省,也沒什麼體面,薪水還低,得個賞錢,自然是歡喜的事,家裡都在府裡,父母也沒什麼體面的活計,多掙點是點。

滴翠亭那一節,寶釵聽出了小紅的聲音,巧用了金蟬脫殼,讓小紅疑心是黛玉聽見了,小紅焦慮,擔心黛玉刻薄,墜兒反而不當回事,聽見就聽見,各人管各人的事,墜兒的想法簡單,黛玉也不是她的主子,自然管不到她頭上,小紅焦慮的是黛玉傳揚出去,傷了自己的面子。私相傳遞是大忌,墜兒卻沒什麼感覺,只能說明她小,不知其中的利害。

(二)偷平兒的鐲子只因好玩?

到了鐲子事件,這小姑娘就讓人奇特了,廬雪庵眾人吃烤肉,她卻幹了這剎風景的事,事後被怡紅院的宋媽輕易尋到了。一直奇怪,這小丫頭,拿了東西,那是平兒的東西,仆人們自然要尋覓,她不說藏起來,或者給了母親處置,反而自己收著。

小丫頭們自然沒有單獨的臥室,必是幾個丫鬟在一處安置,而且,管事的可以隨意檢查她們的包袱,她沒想到後果嗎?她在怡紅院,根本沒有任何的人權,她的東西,宋媽可以隨便打開,輕而易舉就破了案。

所以感覺,她本意不是為了換錢,可能只是看著好看就收了起來,在怡紅院裡,她們打碎的名貴東西太多了,也沒人追究責任,所以小丫頭就以為,她拿了就拿了,看著好玩罷了。沒當回事,沒想到,這一次是離職的代價。

晴雯

(三)墜兒的命運是那個時代丫鬟命運的縮影

在寶玉的心目中墜兒是伶俐的,聽了平兒說墜兒偷鐲子,還極為嘆息,並沒有什麼怒火,想到什麼丟了怡紅院的人,抹黑了他的形象,他是嘆息,這麼伶俐的人,如何做了這事,還是為墜兒惋惜。

這說明這小頭素日還是機敏的。起碼寶玉對她的印象不錯,寶玉連小紅都不認得,卻對墜兒有個印象,可知小丫鬟還是容貌不錯,言語機靈。

倒霉的是遇上了晴雯,若是襲人處置,必然要保全大家的體面,另找個機會悄麼聲地打發了,不會弄得人盡皆知。可晴雯是塊暴碳,當即就發作,事先還拿一丈青紮墜兒的手,弄得人哭哭鬧鬧的,動靜能小嗎?

墜兒只是個小丫鬟,她的形象卻是飽滿生動的,一個底層人物,底層的出身,底層的工作,偶然因為了一個鐲子,被攆了出去。後來沒了聲息,從怡紅院裡出去,自然無人敢用。

寫金釧出去投了井,晴雯病死,芳官出家,墜兒的命運,也不會好到哪裡,她有親娘,倒是不會太刻薄她,只是少了收入,不會有好臉色。

其實,墜兒的命運是那個時代丫鬟悲劇命運的縮影。

【作者簡介】韓雪麗,石家莊人,熱愛詩歌,有作品發表在《寫乎》《作家薈》《長江詩歌》等刊物。

我提示: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敬請轉PO和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