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價格優勢存不可控風險 海外代購將何去何從?

「海外代購實際上是一種購買行為,嚴格意義上來講不屬於《電商法》所規定的‘跨境電商’范疇。」中國電子商務協會政策法律委員會副主任阿拉木斯告訴科技日報記者,《電商法》中有四條規定直接涉及到「跨境電商」,但沒有相關規定明確提到「代購」。

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評論員、上海億達律師事務所律師董毅智認為,《電商法》規定海外代購滿足「通過互聯網等信息網路」「從事銷售、提供服務」「經營」的要件。「並不是說去國外幫朋友帶東西就會被認為屬於此范疇,而在於其行為是否會被認定為‘經營活動’。在這一點的認定上,可能需要參考盈利數額、活動次數、時間長短等。」

不過,這並不代表海外代購不會受到《電商法》影響。阿拉木斯稱,《電商法》對賣家和平台的義務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這意味著,平台對代購審查將更加嚴格,不再允許缺乏資質的代購開店,尤其會打擊不規範的代購行為。當然,這不單純是針對代購,所有的電子商務活動都面臨更加嚴格的監管。」

電商分析師李成東說,《電商法》的出台肯定會對代購產生影響,「代購的價格優勢會下降,利潤空間會被擠壓。如果法律執行實施,相當一部分代購會因為難以為繼或不合規定而倒下」。

據《2018年(上)中國跨境電商市場數據監測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6月底,大陸經常進行跨境網購的用戶達7500萬人,預計到2018年底用戶數量將達8800萬人。

有人說,《電商法》會導致代購群體步履維艱進而消失,李成東並不認同。在他看來,縱然代購群體存在不合規做法,但並不會因《電商法》的出台而隨之消失。

海外代購存不可控風險

「個人通過朋友進行海外代購,二者之間形成的是一種委托合同關係,而非消費合同關係,不受大陸《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的保護。」浙江騰智律師事務所律師麻策說。這意味海外代購存在不可控的風險。李成東對科技日報記者表示,不少海外代購賣給消費者的並不是正品,假冒偽劣貨物大量存在。

麻策提醒道,通過朋友圈這類「熟人生意」去購買商品或服務時,購買人對商品或服務品質的認知,主要依靠於朋友的「信任背書」而非商品或服務本身。

很明顯的是,《電商法》加強了對平台的監管,它要求跨境電子商務從業者依法註冊登記並繳納稅款。這意味著,代購在大型跨境電商平台上開店會受到更多限制,對消費者來說,「海淘」的商品價格可能會隨之上漲,但其正常權益將受到保護。

麻策表示,在實踐中,海外代購的商業模式多種多樣,主要可以分為保稅進口、跨境直郵,以及純個人海淘代購等幾類。在跨境電商法律關係下,國內消費者和海外賣家之間直接形成商品買賣關係,而各類跨境平台主要提供的是技術信息服務。

代購不該處在一個法外之地

《電商法》第七十一條明確指出,國家支持小型微型企業從事跨境電子商務。阿拉木斯說,一方面是因為找代購進行「海淘」的需求還很大;另一方面,只要代購行為合乎規定就受到法律保護。

從長遠來看,監管有利於大型跨境電商平台的發展。「在這種背景下,人肉代購可以著眼於微博、微信等社交媒體平台繼續交易活動。此外,還要積極開拓市場,最好是賣大型跨境電商平台上沒有賣的商品。」李成東建議。

董毅智表示,從電商法出台到現在,微商、代購一直是輿論的焦點,也能看出這一行其實已經滲透在每個人的生活中。從稅收角度來說,每個人的工作、消費都需要納稅,微商、代購也沒有例外。「無論如何,微商、代購都不應該處在一個法外之地。」

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表示,從長遠發展來看,法律的出台將使現階段處於法律盲區的海外代購有章可循,代購的違法成本將增加。對於消費者而言利大於弊,在購買商品時不僅質量可以得到保障,同時,在售後維權等環節的權益也會得到保護。「相信海外代購市場不僅不會沒落,相反會更加良性有序地發展。」曹磊說。

實習記者 代小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