墜江公車車上可能有一家4口 失聯者親屬血樣采集完畢

複雜的水文情況、幾十米深度帶來的巨大壓力,以及很低的水溫,使得現場救援困難重重。而在江面之外,有人正焦急等待親人的消息。據一名失聯人員家屬介紹,出事那天自己的侄女帶著一雙兒女和婆婆出去玩,如今侄女的遺體已經被打撈上岸,另外3人很可能也在墜江公車車上。此前被指逆行造成此次事故的女司機丈夫還在等待妻子的消息,面對警方通報前眾人的指責,他表示:「可以理解,但不能接受。」並希望早日還妻子一個清白。

事故現場

初步核實確認共15人失聯

10月28日10時08分,重慶萬州區長江二橋上發生一起交通事故,一輛公車車在與一輛轎車相撞後,沖破護欄掉入長江。此後,萬州區政府發布通報稱,事故現場已打撈出兩名遇難者的遺體,遇難者的身份還在進一步核實之中。

29日上午,北京青年報記者趕到事發大橋北岸。通往江面的路口已經被封鎖了起來,但仍有不少人聚集在岸邊圍觀救援情況。北青報記者注意到,22路公車車目前仍有經營,長江二橋周邊幾站已經被避開,昔日的環線如今變成了單程往返線路。

當天14時49分,重慶萬州區委外宣辦官方微博發布消息稱,經公安機關走訪調查並綜合接報警情況,初步核實失聯人員15人(含公車車駕駛員1人)。萬州區已按照應急預案,開展失聯人員親屬的心理疏導、安撫慰問等善後工作。與此同時,應急救援指揮部專門組織了法醫、痕跡等專業人員,提取失聯人員家屬DNA,為確認身份作準備。目前,報案失聯人員親屬的血樣已采集完畢。

救援進展

墜江公車位於水下71米處

據應急管理部29日下午消息,重慶萬州區「10·28」事故墜江的公車車水下定位已經確定。

通報稱,國家水上應急救援重慶長航隊等單位的專業打撈船採用多波束聲吶,發現一長約11米、寬約3米物體。經過水下探測、定位,確定為墜江公車車,位於長江二橋上遊約28米、水深約71米處。

目前部際聯合工作組會同現場救援指揮部,已制定車輛打撈出水詳細方案,在準確定位落水車輛位置後,組織潛水員對江底車輛進行拴套、固定,再利用浮吊船起吊車輛。

北青報記者了解到,截至10月29日6時,已有70多艘救援船只到達事故水面開展救援。潛水力量方面,已調度組織重慶長航隊、交通運輸部上海打撈局、公羊隊、藍天救援隊的15名潛水員在現場待命,相關潛水設備已陸續到位,潛水作業深度可達80米;浮吊船方面,重慶長航隊一艘45噸級浮吊船以及萬州本地兩艘60噸級、20噸級浮吊船已到達事故現場水域待命,基本可滿足救援需要。為方便搜尋,重慶水文局、重慶航道局攜帶多波束聲吶到達現場,公羊救援隊也攜帶了三維側掃聲吶進行支援。現場所有救援力量,由重慶長航隊統一調度指揮,共同制定起吊作業方案。

據公羊救援隊工作人員介紹,指揮部已經接納了公羊隊專家的建議,即採用安全系數高的「氦氧混合氣作業平台」保障下的工程潛水救撈方案。目前上海救撈局隊伍已接手相關打撈作業的準備工作,公羊隊工程潛水隊伍及設備也全部抵達救撈現場待命。

同時,重慶市消防總隊50名指戰員、5輛消防車、2艘沖鋒舟也在現場開展救援,由水上支隊及周邊支隊做好增援準備。截至北青報記者發稿,現場定位、探測工作正進一步開展。待準確定位後完善方案,將迅速開展打撈工作。

事發錄像

行車記錄儀重現事發場景

事故發生當天,萬州警方曾發布通報稱,經初步事故現場調查,此次事故系公車客車在行駛中突然越過中心實線,撞擊對向正常行駛的小轎車後沖上路沿,撞斷護欄,墜入江中。

29日,兩段事故發生現場視頻被曝光。據一段對面來車的行車記錄儀拍攝畫面顯示,事發前22路公車車行駛正常,但行至橋中時公車車突然向右轉向並越過實線,隨即撞向一輛紅色轎車。視頻總長21秒,其中公車車突然轉向到最終墜江,過程不超過5秒。而在另一段公車車同方向車輛行車記錄儀拍攝的畫面中,公車車轉向更加明顯。雖然變道後曾與其他小轎車相撞,但並未降低速度,而是徑直沖向橋邊。

講述

公車司機好友:

K歌軟體最後一首歌是《再回首》

重慶萬州公車車墜江事故發生後,有媒體報導稱,事發當天凌晨5點,墜江公車車駕駛員冉某曾登錄某K歌軟體,並演唱了一首《再回首》,四個半小時後他駕車出事。29日,北青報記者通過冉某好友李清(化名)確認, K歌軟體上網名為「龍行天下」的42歲男子,正是此次墜江公車車駕駛員冉某。其個性簽名為「沒事的時候唱唱歌可以緩解壓力」。過去6個月,冉某一共發布了29個歌唱作品。其中,第一個作品《掌聲響起來》發布於今年4月13日。10月27日21時44分,冉某在K歌軟體上發布作品《再回首》,並發狀態表示「沒唱過」。28日5時24分,冉某又發布了一遍《再回首》,稱自己「沒唱好」。這首歌也成為冉某的最後一個作品。

截至10月29日18時,「龍行天下」的粉絲數已超過1萬,最後一首《再回首》的收聽量達到19.6萬,轉PO量過1萬,而評論數有1.1萬。在評論中,有網友稱,「聲音寬厚如深海,希望你能平安回來」,還有網友稱,「一路走好」。

北青報記者在冉某的個人相冊中看到,冉某曾上傳19張圖片,其中有7張個人生活照,一張合照,其餘多為風景圖片。在其中一張文字照片中,上面寫著:「生命是場無法回放的絕版電影,有些事,不管你如何努力,回不去就是回不去了。就算真的回去了,你也會發現,一切已經面目全非。唯一能回去的,只是存於心底的記憶。」

據李清介紹,自己與冉某相識多年,都住在重慶市萬州區,空閒時會聚在一起唱歌、喝酒。李清回憶稱,27日22時,冉某吃完飯在家中唱歌。李清看到他發布歌曲時,還評論了他「唱得好」,之後就睡覺休息了。第二天上午,李清在營運車輛的司機群中看到「22路公車出事」的消息,想起冉某也是開此路段的車,便發微信給冉某,但一直沒有收到回復。五分鐘後,李清又撥打了冉某的兩個手機,也沒有接通。數小時後,李清從官方發布的信息裡,確認出事司機是冉某,「完全不敢相信。」

在李清的印象中,冉某活潑開朗,平時愛好健身、唱歌、釣魚,也很愛結交朋友。即使是喝酒,也很有分寸。「平時他不喝酒,只在輪班休息時喝酒。」 李清說,「作為司機是很辛苦的,分早晚班,早班五點左右開車,四點多就得起床去公司,晚上七八點才能下班。一般吃完飯後冉某會去健身,晚上空閒、心情好的時候也會唱一下歌。」他回憶,冉某身體很健康,加上平時健身,沒聽說患過什麼疾病,「但我不清楚他有沒有家族遺傳疾病。」

李清告訴北青報記者,在平日聊天時,能感覺到冉某很討厭違章、變道、超速等違規違法行為。雖然年齡比自己小,冉某卻常常承擔著安慰鼓勵朋友的角色。「他很會照顧人,前段時間我心情不太好,感覺心裡有點慌,就約他出來聚聚。他比我年紀小,卻安慰我不要想太多,最後還主動去買單。」

現在他還能清楚地記起,冉某的最後一條朋友圈狀態是在健身時拍攝的照片。在那張照片中,冉某將戴著保護手套的左小臂彎起,做出一個健身動作。「照片是半個月前發出來的,當時我看到他這個練啞鈴的照片,還在跟他開玩笑。」李清說,事發後自己第一時間聯繫了冉某家屬,「事發突然,家屬失去至親後,情緒過於悲痛,加上要面對外界輿論,也感到有很大壓力。」

轎車司機丈夫:

保留追究損害妻子名譽的權利

22路公車車墜江事故發生後,一則現場視頻被傳到網上。視頻顯示,事故發生後,一輛紅色轎車停靠在路邊,車頭部分有明顯的撞擊痕跡,還在冒著煙,並且有部分零部件掉落。而一位疑似小轎車駕駛員的女士正坐在路邊,腳上還穿著粗高跟皮靴。此後,有媒體報導稱:「22路公車車系與逆行轎車相撞後墜江。據了解,涉事轎車駕駛員鄺某娟今年36歲,已有6年駕齡,在此次事故中軟組織受傷,事後被送往醫院接受治療,並被警方控制。」

不少網友在看到上述視頻及報導後,將攻擊矛頭指向了涉事轎車女司機,譴責其逆行引發車禍,並表示開車時不應該穿高跟鞋,甚至有網友對其進行批評。隨著警方28日下午發布的通報,事件迎來反轉。

10月29日,涉事女司機的丈夫熊先生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事發當天,他接到一位自稱跟在其妻子車後的司機電話,才知道妻子出了車禍。得知妻子只是受了輕傷,熊先生暫時放下了心,並立即趕往醫院。但趕到醫院後卻發現,妻子已被警方控制。此後,他注意到網上有消息稱妻子逆行,是肇事者。

熊先生對此表示很氣憤,「我們才是受害者,為什麼冤枉我們。這些人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就瞎傳,傷到人的自尊心。」熊先生說,他理解網友,但不能接受(網路暴力),希望冤枉妻子的媒體可以公開道歉。「面對這次事故,這麼多人遇難,我很悲痛,希望有關部門早日公布調查結果,還我妻子一個清白。」

熊先生說,現在他最擔心的還是妻子,沒心情與當初冤枉妻子的人理論,但會保留追究相關者損害妻子名譽的權利。對於部分網友談及「女司機」就充滿輕視的刻板印象,熊先生坦言,妻子已有6年駕齡,自家的車買了4年多,也一直都是妻子在開,「她的開車技術比我還好些」。

失聯者家屬:

墜江公車車上可能有一家4口

29日,北青報記者輾轉聯繫到此次事故中的失聯人員家屬熊女士。據熊女士介紹,28日上午,自己的侄女熊晶(化名)和其婆婆,帶著一雙兒女去江對岸萬達廣場玩。按照平時習慣,她們往返都會乘坐22路公車車。上午10點多,家裡人聽說22路公車車出了事,就趕緊聯繫熊晶,結果電話一直打不通。此後,家屬趕往事故現場求助,通過辨認確定現場打撈上來的兩具遺體中有一名正是熊晶。熊女士告訴北青報記者,熊晶今年25歲,兩個孩子一個3歲另一個只有1歲。現在除了熊晶外,孩子和老人還沒有消息,家裡人都在焦急地等待救援進展。

公車車墜江事故發生後,重慶萬州當地一直有消息稱,萬州高級中學一學生在事故發生後成功跳窗遊到岸邊。29日下午,北青報記者就此事採訪了重慶市萬州高級中學,對方表示該校並無學生在此次事故中失蹤,至於網傳該校一學生在事故中幸存的消息更是謠言。

本版文/本報記者 孔令晗 張香梅

實習生 張夕 戴幼卿 任英楠 施世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