價值268萬的手機靚號了解一下?炒靚號的生意,到底是誰在做?

一個手機號碼,動輒幾十萬上百萬,你會買嗎?

最近,有媒體報導,寧波的一個手機號碼,開價268萬元,並揭開了收號、養號、專業炒號的交易鏈條。

所謂的「吉祥號」,是哪些人在買,哪些人在賣?這個行業有什麼內幕?

錢江晚報記者找到了一名做了5年手機靚號生意的微商,他和記者詳細聊起了手機號背後不為人知的門道。

視覺中國供圖

預存20多萬手機費拿靚號

阿鳴是一名80後,他經營著一家公司,業餘時間,他喜歡玩手機號碼。

拿到一個吉祥號,比如6個8,他就會發在朋友圈里,有的賣,有的也可以租。

就像你在店里看到的高價賣手機號碼的廣告一樣。

可能一般人都會反感,但阿鳴的朋友圈不一樣。

他的手機微信5000個朋友的上限,早已經滿了。現在他是加一個再刪一個。他們大多是行內人,有的是同行,有的是客戶。他的工作最忙的時候,都在晚上,特別半夜的時候,最熱鬧,大家一起聊號碼,聊行情。

一個手機號碼,能值多少錢?和對古玩的判斷一樣,考驗的是眼力。

阿鳴自己就喜歡數字。在他所在的城市台州,因為民營企業多,小老板多,吉祥號的市場需求特別大。

「大家花個幾萬塊錢買個喜歡的號碼,那是小意思。」他說,因此,從全省來說,台州的市場起步早,也很成熟,價格也是最貴的。

早在十幾年前,阿鳴就買了個4個6的號碼,花了7000多元,現在值十幾萬了。

他還買過一個6個8的號碼,花了3.8萬。

這是一個河北的號碼,他用了5年,直到有一天,他接到一個河北老板的電話,說,想買他的號碼。

原來,這個號碼的中間四位是老板所在城市的區號。

這樣陸續聊了半年,阿鳴才把用了5年的號碼賣了,成交價是20多萬元。

這是阿鳴做的第一單生意。讓他看到了號碼的價值和巨大的商機。

現在用的號碼是6個6的,在一家經營商舉行的一個類似競拍會上,誰預存的手機費多,這個號碼就給誰用,阿鳴預存了二十多萬元的手機費拿到了這個號碼,每個月的保底消費是886元。

新華社資料圖

最貴一個號賣了上百萬

在這一行,玩了5年,阿鳴在當地不僅名氣大,而且在圈子里信譽也不錯。他說,做這行一要有資源,二要講信譽。

阿鳴也記不清,這五年來,他到底轉手了多少號碼。

前段時間,45萬收了一個號碼,十幾天後,賣了51萬多。說到這個號碼,他說,自己也很可惜,本來想留著自己用,但答應了人家,這一行要講信譽。

去年3月,他賣過一個最貴的號碼,是7個9的,這是一個外地的號碼,一個老板找到了他。

這個號碼他是從寧波轉過來的,寧波的同行,想轉行,就把手頭的號碼給轉了,阿鳴就要了。

「有的明知道這個號碼是要讓你賺錢的,他也沒辦法,只能賣給你,因為找不到其他買家。」他說。

轉過來的時候是90多萬,阿鳴賣了100多萬。

買下這個號碼的客戶在阿鳴朋友圈里「潛伏」了一年多,當看到他的朋友圈發的消息時,突然發了一個消息說,要買這個號碼。因為金額大,雙方還簽了一個協議。「這個客戶人很好,他買到這個號碼很開心,連去過戶的機票都給我報銷了。」

阿鳴說,有的人就是特別喜歡特殊的數字,這也是中國的數字文化。「比如有的講究自己的幸運數字,有的和自己的生日等特殊的日子聯繫在一起。」

新華社資料圖

手機靚號就像是房子

錢報記者了解到,去年,一則全國第一吉祥號18888888888手機號被拍出1.2億元的新聞在炒號圈子里流傳,但是很快移動公司就出來辟謠,稱該號碼為北京移動公司所有,但沒有投放市場使用。

在阿鳴這樣的業內人士看來,作為一種稀缺資源,11位數的手機號碼就是會增值的奢侈品,而且會越來越貴。

在他的朋友圈里,有人這樣留言:「你不是把錢花掉,而是換了一種形式陪在你身邊。」

它就像手表,也像一個限量版的包,它更像一套房子。

那麼,哪些人在買這些昂貴的手機靚號?

阿鳴說,主要還是做生意的,他們講究這個,因為就像一輛好車,一個好的車牌,手機號碼也是身份和實力的象徵。

此外,有的公務員也會買,和房子等資產相比,手機靚號更加隱秘,比如掛在親人名下,很難查到,但它的價值一直在,而且每年會增值,同時變現也不難。

有的老板,比如最近很缺錢,也會把手機靚號暫時過戶給阿鳴,阿鳴則會把評估後的資金給對方,收取一定的報酬,解決了他們的資金困難。

也有人會來租號碼,他們要面子,有需要,但一時買不起就來租幾個月,阿鳴說,一個月也能拿到幾萬塊的租金。

有時候,阿鳴也會拿出幾個好的號碼搞搞活動,比如和酒吧合作,當做禮品送客戶,酒吧則會給他一些酒水等作為交換。

「靚號的可操作性挺多的。」他說,他可以靠這個賺錢,同時也有很多樂趣。

新華社資料圖

做這行最怕政策變化

「你能不能做這一行,現在還沒有法律上的規定,是個空白。」阿鳴說,「有的人說,是條黑鏈,但你看,法院現在也把手機靚號的使用權拿來拍賣,說明也是認可的,現在阿里拍賣上也有不少。」

錢江晚報記者打開阿里拍賣,發現的確有多個號碼在拍,一個宿遷的號碼顯示當前出價為14萬元。

阿鳴認為,就像收藏品一樣,一個願意買一個願意賣,大家都知道,沒什麼違法的。「你去營業廳過戶,工作人員還會問你,多少錢買的號碼。」

從業五年,阿鳴認為,這個行業周轉快,回報率還是可以的,「三年前,做的人還不多,年回報率有50%,現在做的人多了,賺的就要少一些。」

他說,但是一般的人做不了,你要有興趣,有資金實力,要有客戶,還要會估價。

當然,也有買虧的時候,這個生意也不是穩賺不賠的。

但是阿鳴最擔心的,是政策的一些變化。

有的地方,為了防止過度炒號,出台一些過戶政策,比如有的地方,號碼一個月只能過戶一次,有的地方則需要提前五天申請才能過戶。總之,沒有像以前那樣寬鬆。

他們也怕被放鴿子。比如約好去一個地方辦過戶手續,但等你到了,對方卻爽約了,所以做這行,信譽特別重要,而且也要能折騰。

來源:浙江24小時-錢江晚報記者 史春波 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