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主管的抗日隊伍跟八路軍、新四軍齊名,卻只授少將軍銜

1945年抗戰勝利前夕,朱老總在做「七大」報告時,將八路軍、新四軍、瓊崖縱隊、東江縱隊並稱為「中國抗戰的中流砥柱」。

其中,八路軍和新四軍大家都很熟悉了,瓊崖縱隊因「紅色娘子軍」也家喻戶曉,但這個東江縱隊,了解的人卻不是很多。

而且,八路軍和新四軍的主管人都是元帥、大將,瓊崖縱隊的主管人馮白駒也是原定授予上將,但東江縱隊司令曾生,卻只是少將軍銜。

今天,咱就來介紹一下這位曾生少將。

曾生1904年出生於廣東深圳,其父曾庭傑是澳大利亞華僑,因此曾生早年曾跟著父親在澳大利亞生活、學習多年,直到1928年才回國,考入了中山大學。

在中山大學學習期間,曾生加入了很多進步社團,開展抗日救亡活動。

有一次,曾生被國民黨當局誤當做共產黨,抓進了監獄。不過,曾生卻因禍得福,在監獄裡認識了很多真正的共產黨員,思想境界一下子提高了很多,出獄後不久就正式入了黨。這可能是當初抓他的國民黨怎麼也不會想到的。

1935年,何應欽與日本人簽訂了喪權辱國的《何梅協定》,一時輿論嘩然,北京爆發了「一二九」運動,全國各地的工人、學生紛紛聲援。曾生也義憤填膺,帶領廣州的學生、工人兩萬多人,怒砸廣東省教育廳,痛斥國民黨當局的賣國行徑,結果遭到了通緝,只得去了香港避難。

日軍入侵廣東後,曾生主動要求回到廣東東江地區,組建抗日遊擊隊。其實,當時組織對曾生到敵後開展武裝鬥爭還是有疑慮的,畢竟曾生是一介書生,以前沒當過兵,甚至連槍都沒摸過,突然在日偽和國民黨頑固派的夾縫裡組織抗日武裝,開展敵後抗日遊擊戰爭,這對於曾生來講是非常困難的。

更重要的是,東江地區不比八路軍、新四軍的根據地,各個抗日根據地可以互相支援,還有八路軍總部的指揮,而東江是一個基本封閉的區域,曾生又是白手起家,所有後勤都要自己解決,其困難都無法想像。

但是,就是在這樣艱難的情況下,曾生還是拉起了一支近千人的隊伍。而且由於曾生是歸國華僑,又吸引了大批華僑和港澳青年回國參加遊擊隊。

不過,隊伍雖然拉起來了,但籌集武器彈藥以及糧食的問題,卻困擾著曾生。為了給部隊籌集經費,曾生毅然把家裡祖上傳下來的十幾畝地賣了。

家人對他的行為很不理解,曾生的母親說:「你把地賣了,咱們家以後怎麼辦呢?」但曾生卻說:「沒有國哪有家,革命勝利了,人人有飯吃有衣穿!」

正所謂時勢造英雄,艱苦的鬥爭環境,將一個文弱的書生錘煉成了一位赫赫有名的戰將。在整個抗戰時期,曾生率領抗日遊擊隊頻繁出擊,擊斃大量日、偽軍,威震華南,華南抗日遊擊隊也成為我黨一支不可忽視的武裝力量。

太平洋戰爭爆發後,香港淪陷,大批愛國學者、民主人士被困香港,中央特地指示曾生開展省港大營救。

前幾天介紹過的林沖,就是這次營救的主要負責人,擔任港九大隊短槍隊隊長。在曾生和林沖等大批遊擊隊員的舍命救助之下,鄒韜奮、茅盾、梁漱溟、千家駒、何香凝、柳亞子等人,相繼被從香港解救出來。

這場行動歷時半年,解救中外各界人士800多人,在國際上產生了非常重大的影響,曾生功不可沒。

1943年底,廣東地區的抗日遊擊隊被整編為東江縱隊,曾生任縱隊司令。到抗戰勝利結束,東江縱隊在曾生的主管下,共打了1400多次仗,殲滅日偽軍9000多人,開辟的華南敵後戰場,被稱為抗戰時期「敵後三大戰場」之一。

抗戰勝利後,朱老總指定曾生為華南抗日縱隊代表,負責接受日軍在廣東的投降。

建國後,曾生先後擔任廣東軍區副司令、南海艦隊副司令、廣東省副省長、交通部長等職,並於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

很多人說,從東江縱隊的歷史意義來看,曾生授少將軍銜有點低了,給個上將也不為過。但曾生卻毫不在意,終生都沒有提自己的軍銜高低的問題。

有趣味、有思維、有品位的「三味」歷史,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ashaohua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