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每個「廢太子」都能成為孫宏斌

10月19日牛電科技登陸美國納斯達克,開盤價報8.50美元,市值達到6.43億美元。盡管這是李一男出獄後的第一個高光時刻,可在國內動輒百億美金的上市新貴中,牛電科技的分量顯然不夠看。李一男甚至不能親自敲鐘,只得在人群中遠望、笑容難掩滄桑。

牛電雖已上市,但在外界很多人看來,李一男還是屈才。如果不曾離開華為,以華為的業界地位和形象,李一男或許會站在最閃耀的聚光燈下,一如現在的逍遙子張勇。

李一男的下一站尚不知在何處,李明遠卻已安排好了實地地產之後的「棲息地」,9月份他作為自然人股東,出資3.5億元成立了榮盛科技,主營範圍是「對智能家居產業、人工智能行業、互聯網行業的技術服務」。不過兜兜轉轉一年多,李明遠還是遊走在互聯網和地產之間,而這借地產為翹板東山再起的意圖難免又令人想到一個人。

孫宏斌在房地產業兩度東山再起已成傳奇,同樣是被廢的「前太子」,李明遠未嘗不想成為下一個「孫宏斌」。

柳傳志的朋友,李彥宏的棄子

孫宏斌入獄時,他的悲劇來源於柳傳志,而多年後再談及兩人關係,言辭中「亦父亦友」飽含的情感則更加厚重。相比李明遠,孫宏斌或許應該慶幸遇到的是惜才的柳傳志。

1995年孫宏斌從IT轉行到房地產,這是他未出獄前約見柳傳志時的承諾,回想起當日談話,也不全然是低頭與道歉,孫宏斌知道「他會支持我」,因為柳傳志向來欣賞生命韌性特別強的人,一個是劉曉慶,一個是他自己。前者「坐牢時堅持鍛煉身體、學英文,出來依然活得很好」,而孫宏斌則在獄中通過寫稿獲得減刑,在外闖蕩的決心更勝從前。

孫柳的「前塵舊怨」是否在這次約談中消除不得而知,但重要的是孫宏斌獲得了東山再起的最佳支持,當年聯想創業十年,一朝上市迎來高光時刻,那時或許沒有比柳傳志分量更重的信任背書。

與之相比,李明遠幸運的是沒有牢獄之災,可同樣是放下姿態,李明遠卻沒換回李彥宏的「青睞」。引咎辭職後首談李彥宏,李明遠將其視為「亦師亦父」,而問及是否會再回百度,李明遠回答「光我考慮沒用」也是道盡辛酸。

柳傳志一句「什麼時候你都可以對別人說,柳傳志是你的朋友」,孫宏斌躊躇滿志地敲開了房地產的大門。而李明遠離開後,李彥宏自顧不暇,再也沒有公開談論過這位「前太子」。

順馳的起點有一半在柳傳志,不只是因為聯想出資,而是初入房地產,柳傳志的人脈給了孫宏斌不小的助力。而盡管98年聯想和中科如約把全部股份轉讓給孫宏斌,聯想控股甚至成立了自己的地產板塊,柳傳志以後對孫宏斌的支持也稱得上是仁至義盡。

2003年一路高歌猛進的順馳準備上市,而孫宏斌卻因為歷史污點不能獲得董事席位、出任CEO,他向柳傳志報告了此事,希望得到柳傳志和聯想的理解,尋求取消原判,很快聯想在柳傳志的授意下表示無異議。孫宏斌改判無罪後感嘆,「這對我很重要」,如果為了上市而退出管理層,順馳也就不再是孫宏斌的順馳了。

當然,順馳不在還有融創。順馳上市聆聽期間,孫宏斌「百無聊賴」時建立融創,陰差陽錯地卻成了其第二次卷土重來的依附。

無論是順馳還是融創,柳傳志與孫宏斌「亦父亦友」的關係反而日漸緊密。2016年融創收購聯想控股旗下全部地產業務,外界將兩人的恩怨糾葛投射在這場交易上,使孫宏斌蒙上了「復仇」的感情色彩。但實際上一個急於甩下包袱,另一個接連兩次收購押註泡湯,危急之下的順水推舟憑借的更是過往交情和信任。

孫宏斌對柳傳志信任,以至於連馳援樂視前,都要先去請教柳傳志。

同樣是從互聯網進入房地產,少了些依靠的李明遠並沒有單打獨鬥的資本,而是以職業經理人的身份試圖用互聯網思維改變一家傳統地產企業,可結果注定失敗,這已經不是運氣使然了。

跨界房地產的兩種思維

進入房地產,孫宏斌和李明遠同是「攪局者」,只不過一個成功的,一個尚未成功的。

2003年9月份石家莊009號地塊拍賣,河北最大開發商卓達集團老總楊卓舒親自坐鎮,報價4.25億,卻被半路殺出的順馳以5.97億擊潰,同年12月,順馳以9億「天價」奪標大興黃村地塊,完成了北京「第一拍」。而在這大規模擴張的背後,據說順馳當時的自有資金還不超過10個億。

孫宏斌成了房地產規則的破壞者,同行惡評如潮,王石斥之「害群之馬」,楊卓舒批評其「製造泡沫、壞了市場」。而多年以後,李明遠接住張量拋來的「橄欖枝」,也想用互聯網思維打造地產界的「蘋果」,這在一個傳統的地產公司無異於一場行業顛覆。

2017年1月,李明遠之前從未涉足房地產,但他卻成為中國少有的互聯網領域出身的地產公司總裁,這主要是受富力地產「太子」張量的引導。張量行事低調,可頗有想法,他打算在富力體系外打造新的地產公司,證明與其父親張力傳統地產路徑不同的方式,這時年少成名的李明遠便是最佳人選。

李明遠進入實地地產後,開啟了一系列改革,從節點管理系統、組織架構調整以及業務實權與人事招聘等等,都試圖強化他自身的互聯網專業優勢,為地產增加科技特徵。但與孫宏斌當年不同,頭頂一把手,張量給予李明遠的信任並不是無止盡的。

在節點系統管理引發一輪反彈,李明遠將改革的目標對準總部集權的組織架構後,據說張量直接在公司會議上否決了這一計劃,並道「給你的權力就是你的,但是不要奪權」。

或許並不是李明遠想要奪權,而是從進入實地地產開始,李明遠其實並未真正接管過地產業務,他用互聯網思維所改動的還停留在業務流程、人事等公司管理層面。同時也因為不了解房地產,他無法對業務給出恰如其分的指導與判斷。

孫宏斌則不同,從順馳到融創,他東山再起的歷程一直都是典型的地產思維在主導。

順馳擴張時,孫宏斌創造了「現金-現金」的房地產開發模式,將地產業開發周期由18個月縮短至7個月,雖然王石等地產大佬頗為不屑,但如今房地產開發卻把高周轉奉為圭臬。而到了融創的時代,孫宏斌用138億元接盤聯想控股地產,還斥資超60億元爭奪金科股份控股權、26億元入股鏈家,買買買背後他深諳房地產的遊戲規則。

今年7月,李明遠黯然離開實地地產,但這或許是個不錯的教訓。

李明遠遊離房地產的邊緣

3月份,李明遠曾以「小狗機器人聯合創始人」的身份現身,大概也是這段時間,他在實地地產的改革碰壁,逐漸淡出管理層。有意思的是,小狗機器人與地產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其主營範圍是「房地產行業各個環節的數字化建設」。其後也就是榮盛科技,依舊是智能科技和房地產的結合探索,可見李明遠還想著從哪裡跌倒就從哪裡起來。

這種執拗不是沒有考慮當前的市場環境。前段時間,賈躍亭與許家印鬧掰,其實暴露的不是地產大佬的「智商」,而是房地產龍頭押註未來科技的焦慮。房地產行業進入下半場之後,尋找新的業務增長點成為每個房企必須思考的問題。

楊國強問自己,「我們有沒有可能成為全球最大的機器人公司?」張玉良則說,「大企業需要主動擁抱現代科技,傳統企業運用新科技將是新的物種,可做到新的騰飛」。

李明遠繼續琢磨著「地產+人工智能」的方向,未嘗不是想從中找尋安身立命的機遇,畢竟空降傳統地產公司的經歷,已經證實了互聯網思維觸動不了房地產本身。故而房地產智能化既有可能是一片藍海,又可從邊緣重新切入房地產。只是現在看起來這條路道阻且長。

2012年互聯網改天換地的神話讓整個房地產陷入窒息般的恐慌,萬科最先帶頭取經,而兩三年過後,這些地產大佬最後才發現「也沒什麼了不起」。由此,拋開業內龍頭擁抱互聯網的嘗試,能將房地產和互聯網關聯起來的,也無外乎孫宏斌、李明遠這種跨界的前「互聯網人」。

可惜跨界成功的,至目前也唯孫宏斌一人爾,而想起他高調接盤樂視、重返互聯網的視野,背後怕是也有些當初遺憾的情緒在鼓動。或許,房地產從來都不是互聯網失意者的跳板,更稱不上歸宿。

歪道道,獨立撰稿人,互聯網與科技圈深度觀察者。同名微信公眾號:歪道道(wddtalk)。謝絕未保留作者相關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