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記》中唯一由妖精建立的國家,連佛祖都不敢對其掉以輕心


總有那麼一群人,凡事不講規則卻超喜歡大談道德。

所謂道德,如果不用來約束自己,而專門拿來去約束別人,就是流氓與無賴。通常情況下,一個風清氣正的社會,這樣的人是少數,而且在低位,所以正氣是主流;當這樣的人變成多數,而且居於高位的時候,就說明社風日下了。

1.

在《西遊記》中,主要是這樣幾方集團勢力的故事。他們是如來佛祖為首的佛教一族,太上老君為首的道教一族,玉帝為首的神仙一族,當然還包括李世民為首的人族,地藏王菩薩主政的地府一族,以及十洲三島的散仙等。

《西遊記》還有許多妖精。不過這些妖精來歷也大不相同。一部分是佛教派出去的,比如文殊菩薩、觀音菩薩的坐騎;一部分是道教派出去的,比如金角大王和銀角大王、青牛精、虎力、鹿力、羊力三大仙,也有從天庭和月宮下凡的,比如奎木狼和玉兔。此外還有一些散仙散妖,比如荊棘嶺的杏仙。

前面所說的這些妖,都是掛著妖的名,其實不是真正的妖。要說真正的妖,應該是來自妖族之妖。那麼最有代表性的人物就是大鵬。

大鵬是大鵬金翅雕,他可是有名號的人物——雲程萬里鵬。

大鵬雖然與青獅、白象一起盤踞在獅駝嶺,但青獅和白象已經歸屬於佛教,這從後面文殊菩薩、普賢菩薩出場之後他們馬上現了原形就能看出來。

可是大鵬並不屬於佛族,他一直都保持著妖族的身份。

如來佛族說得很明白,混沌初開之時,飛禽以鳳凰為之長。鳳凰得交合之氣,育生孔雀、大鵬。這就是說,大鵬和孔雀一樣,是資格最老的妖族首領。

關於獅駝嶺,有最血腥的一個場景。而且是孫悟空親眼目睹的一幕。書中這樣介紹:骷髏若嶺,骸骨如林。人頭髮翽成氈片,人皮肉爛作泥塵。人筋纏在樹上,幹焦晃亮如銀。真個是屍山血海,果然腥臭難聞。東邊小妖,將活人拿了剮肉;西下潑魔,把人肉鮮煮鮮烹。若非美猴王如此英雄膽,第二個凡夫也進不得他門。

對於佛教、道教來說,吃人是不允許的事情。但妖族為什麼要吃人呢?有人一定說,這不廢話嗎,妖精吃人是天生的。其實不是這樣。

早期時候,只有妖族與巫族。傳說人是巫族給自己造出來的糧食。所以那時候吃人被認為是很正常的事情。而隨著妖巫大戰,這一切都發生了變化。大戰之後,妖巫二族雙雙衰落,代之的是神族崛起,而人族在神族崛起中發揮了積極作用。之後,人族雖然法力不行,但地位卻得到上升,最起碼神族是不能明目張膽吃人的。

不過,也有些保持著妖性的神仙在吃人。這在《西遊記》中也有所體現,比如觀音菩薩的那頭鯉魚精——靈感大王就是吃小孩的。還有壽星老的坐騎鹿精也吃小孩。

但這些吃人的妖精,畢竟都是躲躲閃閃,他們知道吃人是不對的。而獅駝嶺的吃人就不一樣了。是明目張膽地吃。因為,獅駝嶺真正的國王不是青獅和白象,而是妖族的大鵬。

雖然說,大鵬的姐姐孔雀被如來收伏了,還封了孔雀大明王菩薩。但大鵬並沒有被收伏。所以,雖然妖族的輝煌已經是上古時期的事情了,但大鵬居然就在獅駝嶺旁邊堂而皇之地建立了一個獅駝國,這是一個真正的妖國。

那麼,如果取經團不來的話,就沒人敢去惹大鵬了嗎?畢竟現在是佛道神人的天下,你在這裡建立一個專門吃人的妖國,肯定要有人出來維護秩序呀。

的確,秩序必須有人維護,但需要一定的智慧。毫無疑問,孔雀是佛母,大鵬就算佛祖娘舅。佛教天天勸誡世人不能殺生,可是這個娘舅卻專門建立了一個吃人的國家。怎麼辦呢?

如何對付大鵬,是一個難題。首先說,妖族於佛祖是有恩德的,因為當時佛祖的靈山是孔雀修行的地盤。所以佛祖不能取孔雀的性命,而且還封她為大菩薩。這就是不能亂造殺孽和因果。對付大鵬,也是如此,所以一定要降服。

關鍵問題是,大鵬本身就很厲害,佛祖未必就能戰勝他,何況還要降服呢。於是我們看,前面觀音菩薩為孫悟空做了這樣一件事。

就在收伏小白龍的時候,菩薩將楊柳葉兒摘下三個,放在行者的腦後,喝聲:「變!」即變做三根救命的毫毛,教他:「若到那無濟無主的時節,可以隨機應變,救得你急苦之災。」

這三根猴毛可是觀音菩薩玉淨瓶的楊柳葉。這件寶貝乃是先天至寶,觀音菩薩曾經拿楊柳枝跟太上老君打賭,結果老君輸了。那麼觀音菩薩給孫悟空這三片楊柳葉做什麼用的呢?就是專門給大鵬量身定做的。

大鵬手裡有一個陰陽瓶。這個瓶子表面看沒有發揮什麼效力,但恰恰是因為孫悟空用了三根救命毫毛了。因為這個瓶子也是先天至寶,而且跟太上老君的八卦爐一樣,是火系法寶。而觀音菩薩的楊柳枝恰恰最不怕火系法術。

所以,當孫悟空自身的毫毛都被燒軟的時候,三根救命毫毛卻非常堅硬。孫悟空就用這三根毫毛,破了大鵬陰陽瓶的陰陽二氣。沒有了這件先天法寶,佛祖再擒大鵬就容易多了。

2.

要說大鵬,可算是一個全才般的人物。首先說,他真正擁有一個國家。雖然與青獅、白象在獅駝嶺一起為妖,但這只是權宜之計,因為大家合夥是為了要吃唐僧肉。而大鵬自己還有一個國家,就是獅駝國。

孫悟空把青獅和白象都打服了。二妖真的準備送唐僧師徒過嶺。結果大鵬笑道:「送,送,送。」白象聽明白了,三弟這不像真心,倒像是鬥氣呀。

大鵬說得明白。那和尚倘不要我們送,只這等瞞過去,還是他的造化;若要送,不知正中了我的調虎離山之計哩。

這意思就是說,要過你就過,居然還敢跟本妖擺譜。既然如此,就讓你孫行者見識見識吧。

果不其然,孫悟空跟大鵬相比,還真不在一個數量級。我們看大鵬是如何虐悟空的。

這妖精扇一翅就有九萬里,兩扇就趕過了,所以被他一把撾住,拿在手中,左右掙挫不得。欲思要走,莫能逃脫,即使變化法遁法,又往來難行:變大些兒,他就放鬆了撾住;變小些兒,他又擅緊了撾住。

悟空在大鵬手裡,簡直就是一根面條一般。所以後來悟空去佛祖那裡求救的時候,他是放聲痛哭。而我們再看看大鵬的獅駝國,完全不光是殺人吃人這麼簡單。

攢攢簇簇妖魔怪,四門都是狼精靈。斑斕老虎為都管,白面雄彪作總兵。丫叉角鹿傳文引,伶俐狐貍當道行。千尺大蟒圍城走,萬丈長蛇占路程。樓下蒼狼呼令使,台前花豹作人聲。搖旗擂鼓皆妖怪,巡更坐鋪盡山精。狡兔開門弄買賣,野豬挑擔幹營生。先年原是天朝國,如今翻作虎狼城。

他這個地方,各種官員都有,兔子是做小買賣的,野豬是挑夫腳力。從這裡依稀可以看出,當年妖族的國家可能就是如此運作的。只不過,如今再建立這樣的妖族國家就不合時宜了。因為人不能隨便吃了。所以無論你這個國家建立得多麼完好,但以人為食的習慣,注定是被天地所不容的。所以說,佛祖一定要來管這件事。

最後,佛祖用佛頂金光陷住了大鵬。大鵬說:「你那裡持齋把素,極貧極苦;我這裡吃人肉,受用無窮!你若餓壞了我,你有罪愆。」佛祖說,「我管四大部洲,無數眾生瞻仰,凡做好事,我教他先祭汝口。」

這就是佛祖對大鵬的妥協與承諾。所有的供奉,都讓你先挑先吃。前提就是,不能再讓你吃人了。這就是佛祖的大功德。

大鵬因為也逃脫不了金光的束縛,只好歸順做了一個護法。

這樣我們回過頭來再看佛祖行事,都是不慌不忙,有理有據,從不恃強而亂造因果。

文:風林秀

參考文獻:《西遊記》

文字由歷史大學堂團隊創作,配圖源於網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